首页 / 财经 / 珠海书友会吴晓波:性感时代下做专业的创业者,向全球化洗礼
返回

珠海书友会吴晓波:性感时代下做专业的创业者,向全球化洗礼

浏览次数:568 分类:财经

8月8日晚10点,珠海书友会已开场两个小时,主角吴晓波才匆匆赶到,这位知名财经作家先开了个玩笑:“大家是不是在等着我请宵夜呀?”由于飞机晚点,吴晓波迟到了。

珠海是吴晓波成长日活动的第六站,作为特邀嘉宾,他在现场与读者亲密互动,对读者抛来的各种话题,也一一接招,思想碰撞,掀起一场头脑风暴。

 

 

企业观

“性感企业让人眼睛放光”

现场,有读者感兴趣吴晓波丰富的企业调研经历:“到底什么企业才是吴老师感兴趣的呢?”

在珠海,吴晓波首次抛出“性感企业”观:企业分成性感的和不性感的。不性感的企业就是每天在赚钱,但没有线性的成长。而性感的企业,无论是做鲜花,还是像格力一样做空调,都可以在各自的领域创新。

“我之前去格力参观,对他们的展厅没太大感觉,但去了它的模具工厂,看了压缩机整装车间,就觉得那是我认为最有感觉的地方。”吴晓波说。

觉得这个回答意犹未尽,记者又追问吴晓波:那您认为珠海有哪些性感的企业?吴晓波说,比如苏志刚的“长隆集团”就是其中一个。“我去广州拜访他的时候,问他当时穷到什么地步,他讲了个细节,说当时穷到粪坑里面有一条死鱼,都会把它捞出来烧了吃。”现在,苏志刚在珠海做海洋世界,在广州做野生动物园,投入非常大,拥有全世界最好的设备。

在吴晓波看来,性感的企业是非线性的,让人眼睛放光的,充满不确定性的。如果它不存在非线性的、能够让你激动的东西,即使最赚钱的公司,也不一定性感。

吴晓波表示,他现在最期待看到一些性感的小公司,比如做鞋子、衬衫、鲜花等,或者做一个创业空间,在特别普通的行业做出“花”来。尤其是从未听过的,但有需求又非常细的垂直类产品。

“未来创业者成为马云、马化腾很难,但有可能在一个细分的分类中,成为一个非常专业的创业者,这也很性感。这是一个性感的时代。”吴晓波说。

创业谈

“城市选择并不重要”

有珠海的创业者现场求教,希望吴晓波指点迷津。吴晓波表示,自己从事人工智能灯领域,最后选择落户珠海,主要是考虑珠海地理位置好,离深圳近,有靠近人工智能研发集中地的优势,又有距离中山灯具专业镇近的优势。

吴晓波说,创业者选择何地创业,并没有标准答案。每个城市特点、氛围、人才结构都不一样。北上广深杭,资源优势比较多。比如深圳IT基因特别好,北京文创多,杭州偏电商、移动支付、二次元。不一而足。

“我觉得做智能灯,落户珠海并没有致命性的缺陷。创业要做好两件事,首先是品牌和口碑,要在一个区域市场,或者某个电商平台,形成产品的口碑效应;其次,有了口碑效应,作为合伙人第二件事就是融资,要迅速在几个月之内,找到投资人。从这两个角度看,不管是在珠海还是北上广,都没有太大影响。”

听了吴晓波的回答,提问的创业者似乎不再纠结城市选择。“我是不是无意中给你做了一个心灵按摩师的角色?”吴晓波调侃。他还在现场给自己的频道产品推广做广告,“我们现在卖很多好产品,比如褚橙等云南的好水果,你有兴趣也可以关注关注。”

著书说

“再写《激荡三十年》必须提腾讯”

吴晓波所写的《腾讯传》,于年初出版,书友会现场,一位“海归”读者提问,“看了您的《腾讯传》,我热血沸腾”,想让吴晓波聊聊创作过程,顺便披露一些书本之外的腾讯。

吴晓波接过话头,他2011年底在深圳见到马化腾,那时QQ的故事已经讲完,微信才刚起步,2000万用户,而今天的微信已经拥有9亿用户。“我当时见马化腾的时候,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写《激荡三十年》的时候,基本上没怎么提腾讯?”

吴晓波说,一直到2008年前,他都认为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80%的利润来自五款游戏,对中国商业社会和公共社会的影响很小,相对边缘,“那时候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用MSN,觉得用QQ有点‘low’。”他在书写企业史时,更倾向于写在主流社会中,有戏剧性的、推动了商业社会进步的公司。腾讯既不戏剧,对商业社会推动力也小。但是今天,如果再写中国三十年商业社会,他表示,一定会用大篇幅写腾讯,因为其已经深刻影响到生活和社会的变革。

未来论

“可能很多人会生活在游戏里”

书友会上,一个策展人问了吴晓波关于最近很火的“人工智能”话题。

“大家都说人工智能时代来了,有人恐慌。有个说法,以后只有有温度的服务才是不可替代的。”他邀请吴晓波谈谈对人工智能的看法,以及其是否会造成就业危机?

吴晓波认为人工智能对各行业的渗透才刚刚开始。他对未来就业市场表示“一点都不乐观”。认为未来和标准有关或者能够机械化的工作,都会被机器人取代。

“未来可能很多人都生活在‘王者农药’(注:手机游戏“王者荣耀”的戏称)里,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消耗生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些严肃,认为90后、00后们,未来的表现可能趋向两极化,一部分人受到全球化的洗礼,成为优秀人士;大部分人丧失学习能力,生活没有目标,很有可能会非常平庸。

“我挺替未来的就业者担忧。未来这个世界属于创造者。”吴晓波说,未来站在这个台上做演讲的人,唱歌的人,演话剧的人,会越来越贵。

例如,去年以来,北京、上海、深圳等中心城市话剧市场、体育赛事空前繁荣,就印证了这一点,“人们在虚拟世界活了很久以后,更愿意重返真实的世界。”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