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疫情下不能停的肾透析,医护曾遇隐瞒武汉出行史的发烧病人
返回

疫情下不能停的肾透析,医护曾遇隐瞒武汉出行史的发烧病人

浏览次数:317 分类:财经

  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在湖北以外的省份是0.86%,但如果一个终末期肾脏病患者不能及时得到透析,周期过长,其死亡率是100%。广东作为慢性肾病大省,在2018年就有超过5万名肾病患者在接受透析。“我们中心有100台透析机,长期透析病人超过200,无论是过年,还是疫情期间,都不能停止中心的工作。一旦停止,对在透析患者而言,同样是危在旦夕。”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刘璠娜告诉南都记者。

  疫情之下开展肾透析,有过很多特殊情况:有隔离区病患发着烧接受透析,全程比平时多不止一倍时间,医护穿着三级防护服上机;有来自疫情重点地区的透析患者发烧却始终隐瞒旅游史,警察出现才说出实情;更多的还是自律的患者,两个多月全力遵从医嘱,小心翼翼地维护着生的希望。

  两周要做7次透析

  每月一次CT排查+核酸检测

  今年36岁的李硕(化名),是一名终末期肾病患者,因为严重的高血压肾病,他迄今已有了4年多的透析经历。基本上是每周三次,然后隔周加一次,整体要维持着两周7次的透析频率。

  虽然是透析患者,毕竟还年轻,每次前往暨大附一院透析中心透析时,他都是独来独往,无需家人陪护。“疫情期间也是这样,在透析室内除了感觉大家的防护升级,医院增加了对新冠的相关知识宣传,其他没有感觉到特别的变化。只是在疫情最为高发的时候,我们这些长期透析的人,必须每月接受一次肺部CT和新冠病毒RNA检测排查。”

  当然,无论在透析的患者,还是陪同前来的家属,都戴上了厚厚的口罩。“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担心过可能潜在的新冠感染风险。毕竟肾透析的患者免疫力相对低些,听说感染后重症、危重症甚至死亡率都要高出许多。”李硕告诉南都记者,让自己略有释然的是,这家医院并非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两个多月下来,也没有碰到过特别惊心的事情,“血液透析停不下来,一周少做一次都会全身浮肿,血压会升高,人会头晕目眩。而且在透析中心里,医生护士要比我们紧张得多。”

  “血液透析患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由于肾功能衰竭,无法自行排出体内多余的水分和代谢毒素,不得不一周两次或三次地前往血液净化中心,通过血液透析,延续自己的生命”,刘璠娜告诉南都记者,为了保障安全,中心确实多做了许多的工作。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净化中心的温馨提示。

  为了预防交叉感染,疫情伊始,中心便开始对血透医护人员、透析患者、患者家属等全员进行体温监测,普查外出史和接触史,有异常情况及时上报处理,从源头处杜绝疫情传播扩散的可能。考虑到血透患者每周不得不定期外出来到医院,日常生活比常人接触到病毒的风险性更大,护士们会为“肾友”们不断更新预防新冠肺炎的宣教知识,把温馨提示贴在血透中心明显可见的地方。

  为了减少陪同的家属在聚集等待时带来的感染风险,血透中心的医护人员专门将候诊中厅重新设计布置,放置免洗手消毒液、空气净化机,定期、定时开窗通风,提醒所有家属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至于中心里的医生护士,是为患者做治疗的直接接触者,工作中一律做好防护,佩戴护目镜,严格执行手卫生,对病区环境定时通风,每日治疗结束后进行紫外线消毒”。

  害怕得不到透析治疗

  有患者发烧仍否认武汉出行史

  可以预见的风险,通过加强防护能够规避,而被刻意隐瞒的潜在风险,令人防不胜防。

  2月1号凌晨1点,有位从武汉来的病人,在家乏力、全身不舒服已有几天,当晚坚持不住了,来看急诊。在医护人员反复询问下,病人一直坚称是2019年11月12号乘高铁从武汉到广州的,那晚接诊这位病人的是一个怀孕7个月的医生。因为病人有高钾及其它危及生命的体征,医生毫不犹豫地收他住病房,并马上进行紧急插管和透析治疗,住院三天透析了两次,10多个医护人员与他“密切接触”。

  病人住进病房后一直发热。“2月3号报警后,病人的女儿才把高铁票拿出来,原来他是1月12号从武汉过来广州的”。刘璠娜表示,这让中心许多的医护人员难以理解。“我们从未拒绝为任何终末期肾病患者提供透析,可他们这样做,就显得太过自私了。”刘璠娜告诉南都记者,如果他如实报告了来穗时间,同样也会得到系统的治疗,同时中西也会加强对其他病人的保护和医务人员的隔离保护。医院紧急把这位病人送到隔离病房,马上进行新冠病毒RNA检测。密切与他接触过的10多位医护人员,也逐一接受新冠病毒RNA检测。肾内科主任尹良红主任医师告诉记者,“当天晚上我吃了安眠药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在想着,万一我们那位怀孕7个月的医生被感染了会怎么样,怎么办?”

  即便如此,排查期间患者病情需要接受透析时,中心医护人员还是推着床边透析设备,穿着防护服进去给他完成了透析。

  万幸的是,这位患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CT影像检查也不支持新冠肺炎。”以前都是在新闻里看到那些隐瞒流行病学史的人,当故事看。可真正发生在身边时,后怕不已,特别希望透析病人别隐瞒,这样既不利于医护人员给出正确的治疗方案,也会让医护人员疏于对自身的防卫,这两点对于打赢目前的战‘疫’都是不利的。”

  为隔离病区的患者透析

  一次治疗14个小时 做到凌晨5点

  血液滤过不仅是终末期肾病患者延续生命的手段,也是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支持手段。虽然并非省、市定点的新冠肺炎收治医院,可暨大附一院依然承担了一定部分的发热病人的筛查工作。

  刘璠娜告诉记者,血透重症病区的医生护士承担了医院因此次疫情特设的隔离病房重症病人的床边持续性血液净化治疗任务。一次类似的治疗,治疗就需要至少12个小时,再加上准备和收尾,总共需要将近14个小时,穿着防护服操作,大大消耗了一个血透护士的体力。“一个人做不完,那就两个人接力”。

  2月6日19点30分,病区刘昱妍护士紧急赶往医院隔离病区,为一名疑似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紧急的床边血液净化治疗,这需要在三级防护下进行操作。穿着1级防护来到隔离病房清洁区域,她在同事指导下第一遍洗手戴防护口罩及第一层橡胶手套,第二遍洗手穿防护服和第二层手套及鞋套,第三遍洗手穿一次性隔离衣,接着第四遍洗手戴护目镜及长筒胶靴。

  “防护完备的我,仿佛置身汗蒸馆,当时的防护装备并不宽裕,为了避免浪费,做床边血透治疗的8小时内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

  当时那位女性患者在看到透析设备时异常紧张,刘昱妍不停地安慰她,“在这样的环境下,护目镜导致视线模糊,做任何事都需核对四五次,说话也需比平常大声,不然会听不清楚”。

  刘昱妍告诉南都记者,在新闻上看到很多武汉一线医务人员会在防护服上相互写名字加油打气。当这幕真实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一名背上写着“加油”两个字的隔离病区护士进入到病房后,她瞬间就泪眼婆娑了。“我也请同事在我的防护服上写上名字、加油!素不相识的我们用这样的方式互相鼓励”。

  普通的血透,只需进行4个小时,但针对新冠肺炎患者的血液滤过,往往需要将时间延长一倍。到了次日凌晨近4点,终于完成了该患者的治疗。“按照防控指引,将置换出来的废液用消毒粉浸泡后倒入废液桶,和隔离病房护士一起细心地处理接触过患者的任何用物,处理完已经快凌晨5点。脱完防护服及口罩,双手已被三层手套闷出了红疹。”

  更多的是自律患者

  严格遵从医嘱 创造生命奇迹

  3月25日周三上午,刘璠娜照常出肾内科的专家门诊,一名年轻的肾病患者如期前来复诊。患者是一名肾病综合征、微小病变患者,需要大剂量的激素进行冲击疗法。可类似的激素治疗后,患者年纪轻轻就会出现满月脸、水牛背、满脸痤疮。

  可这名使用了两个月激素的患者,体型、体貌上基本上没有变化,面部、体型、体重。“这对患者来说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长期大量应用糖皮质激素可引起物质代谢和水盐代谢紊乱,出现类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综合征,如浮肿、满月脸、水牛背、向心性肥胖、多毛、痤疮、肌无力和肌萎缩等症状”。

  刘璠娜让患者总结了一下经验,这位患者了解疾病和药物的副作用后,积极正确面对疾病,坚定地戒掉了烟,严格按照营养配比制定了三餐饮食计划进食,这在服用足量激素、消化能力加强的情况下极难做到。再就是保证足够的运动量,因为不能进行太激烈的运动,他的运动以走路、慢跑为主,上下班的两公里路程,每天都是走路、慢跑或骑行完成。为了避免体型走样,这位患者每天还会做20分钟的腹部和胸部锻炼。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透析中心在治的200多名透析患者,和许多尚未进入终末期透析阶段的肾病患者,都是自律和诚实的。这样的自律和对医护人员诚实,也有助于创造奇迹。”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张灿城 受访者供图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