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机场周边村民受噪音困扰 广州“呼啸村”治噪进行时
返回

机场周边村民受噪音困扰 广州“呼啸村”治噪进行时

浏览次数:969 分类:财经

  飞机低空飞过噪音大,电视里的声音根本听不到,室内没有手机信号,常年无法午休,夜晚梦中被惊醒……多年来,家住广州白云国际机场附近山下村的小潘常在深夜被吵醒,他的枕边常年放着一副隔音耳机。

  2004年新白云机场投入使用以来,噪音问题一直困扰着周边白云区、花都区多个镇村的万余名村民。近年来,随着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增加,飞机进出港更加频繁,在不少村民看来,他们的村庄已逐渐变为“呼啸村”。

  早在2011年,广州市建委就牵头成立了“白云机场噪音区问题搬迁处理协调领导小组”。2013年,广州市政府制定了《白云机场噪音区治理工作实施方案》,计划修建3个噪音安置区,将白云、花都多个镇受噪音影响的8个村庄纳入搬迁范围。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安置区项目建设进展较为缓慢,周边受噪音困扰的村民盼望尽快搬迁。花都区空港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花都区两个安置区,90栋建筑已经全部封顶,预计年底将全部竣工投入使用。

  飞机呼啸村民难眠

  “听,又来了一架。”日前,在花都区花东镇山下村的横文庄,村民潘伯带着记者上自家楼顶“看看飞机飞得有多低”。记者在屋顶逗留了约30分钟,共有5架飞机飞过楼顶。

  位于白云国际机场东北角的山下村,恰好处在第三跑道的主航道上,2006年村里第九经济社搬迁到同镇的保良村联邦快递安置区后,山下村第一经济合作社横文庄成了离机场跑道最近的区域,直线距离不到600米。

  有村民告诉记者,每天12时到18时,高峰期平均不到5分钟就有一趟飞机起降,日常对话都受影响。近段时间以来,受疫情影响,机场夜间航班有所减少。“以前晚上9时后,平均10分钟就有一趟,现在大概20多分钟一趟。”潘伯告诉记者,为此,身边人都有了晚睡的习惯。

  根据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的调查,周围环境声音超过85分贝就不宜居住,长时间在噪声级90分贝以上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会对心脏和听力造成一定伤害。

  记者利用噪音测试仪,在横文庄多次测试发现,飞机飞经村民屋顶时,声音超过90分贝。在其他多个镇村,每当飞机起飞,村内噪音均超过85分贝。记者了解到,花都区花山镇东湖村、新雅街道团结村,花东镇的七庄村、山下村,白云区人和镇的明星村、高增村等,其中大部分区域处于85分贝噪音区内,影响人数超万人。

  早在2011年,广州就提出3套白云机场噪音区搬迁方案。次年,该项工作被列入《广州市2012年噪声污染防治重点工作》。

  依2013年《白云机场噪音区治理工作实施方案》,机场周边85分贝以上噪音区域居住用房、80-85分贝之间噪音区域的医院、学校等敏感建筑将予以搬迁,同时建成3个噪音安置区,在2015年搬迁受噪音影响的1万余人。

  “说了十年,但村里一户都还没搬。”东湖村一名村干部说,多年来只听说在建噪音安置区,但并不知道项目进展如何。

  山下村一名村干部也说,1998年时机场建设和2006年联邦快递亚太转运中心项目建设,因为建设征地村里很快搬迁了两批村民,而噪音问题大家“喊”了多年,也没下文。

  记者经多方了解得知,1998年以来,机场落地、跑道扩建、联邦快递亚太转运中心项目陆续建设,花东镇李溪、山下、凤凰等村的部分村民因各项目用地进行过搬迁。时至今日,机场周边村民尚未因噪音问题搬迁到安置区。

  执行过程一波三折

  广州市人民政府网关于《加快推进白云机场噪音区治理》项目计划显示,在2014年第四季度,花都安置区应完成封顶,白云安置区塔楼基本完成。

  “中间因为一些原因,导致项目的短暂停滞,影响了进度。”对于村民无法搬迁的原因,花都区空港经济委员会(以下简称“花都区空港委”)相关负责人解释,2013年,白云机场噪音安置区建设项目属于一体(花都区2个,白云1个),同年6月拿到了该项目建设批复,2014年初进行了统一招标。然而,2014年白云区的安置项目变更了项目地址,随后白云、花都的安置区建设只能分开进行。

  “自此,前期的报批流程,又需要重新来过。”花都区空港委相关负责人说,花都区的两个安置项目因为用地报批手续及融资方式的变更等问题,直到2017年才完成项目建设用地批准书。

  在实际项目执行中,也是一波三折。2015年,白云、花都安置区皆遇到用地审批难题。根据广州市人民政府网公示的2015年重点工作计划及推进情况说明中显示,推进白云机场噪音区治理的工作在当年原计划于12月底起要求花都安置区开工建设。由于该项目用地报批与其他7个项目捆绑办理导致无法完成用地报批,实际当时只推进至办理安置区相关手续。

  “2次用地红线调整,就历时3年左右。”人和镇党委副书记刘果说,2013年机场噪音治理项目启动后,进行了选址的调整,各项手续办齐后,白云区噪音安置区在2018年4月份启动。

  但是,机场周边村民又面临新的问题。按照广州市2019年重点工作要求,目前白云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建设正在启动,规划建设白云机场枢纽一体化集疏运体系,机场将新增西二、东三跑道,T2航站楼扩建等。随着机场扩建、客货吞吐量必然逐渐增加,新的噪音区将会向外延申,治理机场周边噪音区迫在眉睫。《广州白云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噪音区征拆范围及安置区、留用地选址示意图》显示,机场三期扩建东西两侧的道路修建完成后,又将新增85分贝噪音区。

  有村民担忧,旧的噪音区治理还没完成,新的又来了,搬迁是否会受到影响?

  部分安置房预计年底竣工

  “安置区已经做好了,搬迁指日可待。”花都区空港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虽然此前安置区建设进展缓慢,但花都区的两个安置区,90栋建筑已经全部封顶,目前正在做路面等其他公共配套设施的完善,预计2020年底,将全部竣工投入使用。“下一步,会出台搬迁计划,与村民商定搬迁方案具体细节。”

  近日,记者在位于人和镇的噪音安置区看到,92栋塔楼已经全部开工,最高的已经建设了20多层,多栋高层建筑即将封顶。

  “当初白云区的噪音安置区划定3432户,共8322人,根据近几年的变化,可能需要容纳3500多户,目前安置区在建设过程中有一定的预留,今年完成主体工作,明年下半年或后年上半年进行搬迁工作。”刘果说。

  针对村民提出“老噪音问题未解决,又现新噪音区”的问题,花都区空港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机场三期扩建已经将新增的噪音安置区考虑在内,接下来会在即将做好的2个安置区基础上,新增多个噪音安置区。“龙口、保良的安置区也会与三期扩建的安置区统筹使用。”

  4月29日,中国民航局正式批复《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总体规划修编(2020年版)》。新修编的总规明确,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定位为引领粤港澳世界级机场群建设、支撑民航强国战略的国际航空枢纽,并提出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多项扩容计划(机场三期扩建),涉及航站楼、跑道等。

  城市发展建设不断提速,如何处理好噪音污染与城市发展的关系?

  “国外处理类似的‘邻避’问题,一般采用多元善治的思维解决。”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认为,当今,社会管理主体从以党政为中心的“单一主体”转向政府、社会组织、社区单位、企业、民众等“多元主体”的善治方向发展,在此次噪音治理中,应考虑各方主体的利益,多元化处理,比如治噪完全可以采用搬迁、补偿、技术降噪等多种方式进行。

  一场关于噪音治理的考验仍在继续。刘果表示,此前的噪音治理项目,主要是针对机场第三跑道噪音治理,仅做了一个安置区的初步方案,接下来,会将第三跑道噪音治理和三期扩建统筹考虑,除了搬迁外,对于低于85分贝(不搬迁)的区域也会开展降噪工作,比如将采取安装隔声门窗等建筑隔声措施进行降噪。“安置区即将建好,但接下来怎么搬迁,又到了考验基层政府智慧的时候。”他说道。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