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中欧班列:“疫”中突围
返回

中欧班列:“疫”中突围

浏览次数:383 分类:财经

  1月20日,随着列车阵阵汽笛声,一趟满载热水器、洗碗机等家电产品的中欧班列,缓缓从东莞石龙货站开出。这趟中欧班列是粤港澳大湾区今年开出的首趟定制化专列,在历经11116公里、大约15天的旅程后,将抵达俄罗斯莫斯科沃尔西诺站。

  2020年,我国中欧班列首次突破“万列”大关,是2016年开行量的7.3倍。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国际海运、空运循环梗阻,有着独特国际铁路联运优势的中欧班列,成为极少数稳定连接欧亚大陆的国际运输通道。

  然而,在全球疫情持续蔓延的背景下,中欧班列的火爆之下,也一度出现了运力紧张、一箱难求的局面。为了畅通这条陆上“新丝路”,各环节都有不少“新思路”,全力支持“广东制造”通过中欧班列走向全球。

  新契机——

  空运海运吃紧 中欧班列走俏

  “欧洲地区的家庭普遍喜欢使用百叶窗,一家贸易企业深耕欧洲市场多年,因为竞争对手太多,生意只能勉强维持。这家企业从报纸上了解到中欧班列,尝试联系班列发运,将百叶窗运至德国。因为中欧班列比海运时效快,同样款式的百叶窗比同行早近一个月上架,这家企业的百叶窗成为了中欧班列的‘常旅客’。”中铁集装箱广州分公司副总经理彭棠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

  2020年,突发的全球疫情影响导致国际海运订舱困难,同行们找不到舱位和箱源,这家企业正是凭借着中欧班列稳定的开行和快捷的时效,逆势拓宽了欧洲大陆的市场。

  一场疫情让许多贸易商看到了中欧班列的优点:可靠又准时,经济且实惠。

  “2020年初赴欧航空运力锐减,飞机大面积停飞,而中欧班列不停运。东莞开行的石龙—沃尔西诺精品中欧班列全程用时仅需11天,和广州飞俄罗斯航空运输时效接近。今年年末,中铁集装箱公司利用精品中欧班列为省内某大型电子产品生产企业抢运了莫斯科年度的销售运输任务。这么大批量的货物,放在空运和当前运力紧俏的海运,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彭棠告诉记者。

  “受新冠疫情影响,空运和汽运受阻,中欧班列通过其接触少、点对点等多重优势,主动承接空运、海运转移货源,因此全国运量不降反增。”中外运深圳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范勇剑也表示。

  此外,中欧班列拥有独立轨道、自动化装卸作业,能减少工作人员之间的接触,大幅降低了疫情的传播性。与航运、空运相比,中欧班列显得更加安全高效有保障,成为了贸易商们首选的跨境运输方式。广州货运中心棠溪站货运主管黄小东告诉记者:“我们还制定了专列安检标准和集装箱防护卡控措施,全力杜绝发生安全问题。”

  新花样——

  “拼车”变“专列” 跨境电商报关更方便

  “中欧班列这辆‘专车’是一场及时雨,为美的集团提供了不同的国际物流解决方案,补充了集团的物流资源缺口,保障出口订单的交付。”在20日的发车仪式上,美的国际物流平台总经理宾丽告诉记者,国外疫情给包括美的集团在内的粤企出口订单履约带来极大的挑战,“中欧班列解决了企业面临的物流痛点,特别是这次的专列,保障了我们的订单履约,提高了市场响应速度。”

  从“拼车”转为“专列”,对外贸大省广东的企业来说,这不仅能优先保障舱位、优先装车,还可以优先承运。“公—水—铁”联运模式在其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美的生产基地在顺德,中欧班列发运场站在石龙。以往,顺德生产基地的货物要搭乘石龙中欧班列出口,大多数会选择公路运输方式,即逐柜将货物从顺德运送至广东(石龙)铁路国际物流基地,物流成本较高。现在可以先通过公路运输,将顺德生产基地的货物运至中外运佛山仓码,换乘中国外运“湾区快线”驳船航线转运至广东(石龙)铁路国际物流基地,再通过中欧班列加速前往欧洲,可节省本地物流成本20%。

  定制专列并不是广东首次在中欧班列运营上进行创新。去年12月5日,广东首个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正式开行。20.6万个包裹搭乘班列经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

  深圳跨境贸易物流监管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海波告诉记者,以往跨境电商货物通过中欧班列出口采用的是一般贸易出口方式,由于每票报关单限制申报50种货类,而跨境电商货物出口往往涉及的货品十分繁杂,导致企业报关资料复杂、时效较长。湾区号“跨境电商专列”的开通,采用了“9610”申报模式,大幅提高了通关时效、降低企业成本。

  新趋势——

  更丰富的货物品类 更广阔的“朋友圈”

  优势凸显,创新带动,中欧班列越发火热。回首2020年广东中欧班列开行日历表,这条陆上“新丝路”版图不断延伸。

  广铁数据显示,2020年,广东中欧班列持续高位运行,全年共开行中欧班列262列,运送民生和产业链物资逾14万吨。特别是进入4季度以来,广州大朗、东莞石龙每周至少开行3列,深圳平湖南每周2列常态化开行,穗莞深三地4季度中欧班列开行数量环比增长76%。

  “与2019年同期相比,2020年广物中欧班列承运的货物品类更加丰富。”广物国际物流主要负责人介绍,发运货物从以电子产品为主逐步扩展到工业原材料、服装、家用电器等,且95%以上货源均为珠三角企业生产制造。

  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统计,2020年广东出口规模再创历史新高。其中,出口防疫物资2278.8亿元,增长81.7%,出口电脑及其零部件等增长9.2%,两类商品合计拉动广东出口增长2.9个百分点。

  “疫情下客户消费习惯有所改变,电商货和散拼货增加,高价值货物增加明显。”范勇剑说,2020年中外运在广东运营的中欧班列出口货值8.9亿美元,进口货值51.46万美元,出口货值同比增长9.8%,进口货值同比增长15.25%。

  与货物共同增长的是中欧班列的辐射范围。这5年,更多中外城市进入中欧班列“朋友圈”——

  以广州为例,自2016年8月“穗满俄”线路开通以来,广州开行的中欧班列已延伸覆盖到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并以多式联运形式贯通东南亚。

  “广州中欧班列已实现满洲里、阿拉山口、霍尔果斯、二连浩特等多口岸通关,目的地覆盖欧洲、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尼等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该负责人介绍,广州中欧班列的运输网络已通达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纵横交错的铁轨辐射到整个欧亚大陆。

  新课题——

  探索路径破解口岸拥堵、货箱紧张难题

  中欧班列运力快速增长之下,叠加疫情因素,也面临口岸拥堵、货箱紧张的问题。

  “受海运、空运价格上涨、国内集装箱紧缺等因素影响,中欧班列运力承压,且由于境外疫情持续蔓延,中欧班列出境口岸出现了拥堵势头。”广物上述负责人说。

  “俄罗斯出口班列遇到最大的困难是集装箱的问题,俄铁箱用箱紧张。”范勇剑说,因疫情影响,空运和海运运输途径受阻,部分货物转为铁路发运,造成铁路资源紧张,给铁路出境造成很大压力,导致换装不及时,口岸拥堵。

  多位受访者都坦言,口岸拥堵是个大环境问题,很多时候没有根本解决方法。“如果在口岸有比较靠谱的合作单位,能发挥一定的协调作用。”中欧班列另一头,招商中白业务发展部经理郑晓冬也反映了类似的问题。

  为了畅通这条陆上“新丝路”,各环节都在想法设法破难题。

  比如,广铁货运中心石龙站,就通过简化优化安检和运输环节,加强箱源调配组织,确保检验通关、车辆调配、装卸组织等各环节的无缝对接,满足客户即来即走的运输需求。“这样也有利于提高货场场地的周转,为更多急着发货的客户腾出存放场地。”货运主管蒲穗说。

  “一是争取图定班列每周稳定开行,二是密切联系铁路相关部门,争取多开行临时班列,保障省内企业出口需求。”广物介绍了自己的做法。

  “2020年全国中欧班列的总量约为1.24万列,这样的量已使大部分的口岸处于饱和状态,建议加强政府间协调沟通,扩大开通中欧班列通过口岸国家和车站的数量,提升换装能力,更多地惠及沿线有关国家。”范勇剑建议,加强口岸建设,提升口岸换装能力。

  而在口岸拥堵导致货物疏散慢之外,全球疫情蔓延也造成外国出口到中国的货物减少,导致回程空箱增加。

  不过,范勇剑认为,中国跨境电商的蓬勃发展,也成为更多回程运输的潜在推动力,“欧洲国家是中国市场最大的供应商之一。当进出班列实现平衡时,就解决了空箱的回程问题。”

  招商中白也找到了另一个解决路径。郑晓冬介绍,2020年4月起,招商中白以白俄罗斯出口奶制品为基础货源,开启白俄罗斯—中国专列线路,“回程奶制品专列和其他去程出口班列支撑,因此中白的自备箱可以得到有效的双向循环满载运营。”

  “对于单个的班列经营单位来说,解决问题根据不同情况有不同思路,比如像中白这样在出口货源充足情况下,也要尽量找到与出口相对等的回程货源,保持重载排中国。比如在暂时不用的情况下,将排到国外的空箱当地出售或出租。”郑晓冬说。

  ●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