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自由品格沐春风 独立胸襟悬浩月
返回

自由品格沐春风 独立胸襟悬浩月

浏览次数:1940 分类:教育

——记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的拓荒者杨必成教授 

 文/建成

杨必成于家乡汕尾(2010)

 

男儿逆境英风发,横扫群山山突兀。俗谛千重莫可拦,闯关一意终无歇。

自由品格沐春风,独立胸襟悬浩月。万里鲲鹏起北溟,时空黑洞能穿越。

这是诗人吕烈医师于2015年1月在“读《科学中国人——锲而不舍》”一首七律诗中对他的“老三届”同窗挚友,数学教授杨必成追梦拓荒历程的生动刻画。

2018年是杨必成教授当初作为知青上山下乡的50周年纪念,也是他入读大学又恰遇神州大地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且又是他的本命年,更是他评上数学教授的20周年纪念。而在20年前,按一般人的想法:“评上教授职称了,船到码头车到站了,可以歇歇脚,享受生活了”,可杨必成教授却不以为然,而是以此为新的奋斗起点,坚持不懈地开展课题研究,20年磨一剑,终致摧生了丰硕的数学成果。

杨必成于1946年秋出生于粤东美丽的滨海小城汕尾——一个贫穷的知识分子家庭。1957年秋,他的大哥杨必胜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使少年必成萌生了以大哥为榜样,长大当科学家的梦想。然“立志易,践志难”,美好的梦想常常被残酷的现实所粉粹!先是1961年初中毕业因“政审”问题而考不上高中,失学二年后才中考折桂;后是1966年以优异成绩高中毕业,准备高考却被卷入文革旋涡,浩劫之中更免谈美梦成真了!而此时,父母双双进入“牛棚”,自己的头部亦被造反派的棍棒所伤,导致入院治疗。

1968年12月,杨必成作为知青上山下乡,在农村7年插队务农中,他被列入另类、编入另册,成为“黑二代”,又不幸为雷电所击,却大难不死!走投无路之中、辛勤劳作之余、阵阵脑痛过后,他却在煤油灯下刻苦自学起《高等数学》。1975年,他被分配回城当了民办教师,1977年底,伴随着“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仍是单身汉的杨必成以数学超满分(必答题及附加题各得100分)的高考成绩,“范进中舉”似地考上华南师范大学,“旧梦重圆”,他热切期待继续学习自己所钟爱的数学专业。入学前,家乡父老吕嘉老先生赋七律诗一首,为年过“而立”的学子杨必成送行:

欣逢盛世起英雄,物应其时各奏功,勋业待人才干备,高飞凭鸟羽毛丰。

邵华易逝行应惜,科学难能关可攻,心要虚兮身要健,尖端有志自登峰。

从此,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他忍着未痊愈的脑伤,以陈景润为榜样,在茫茫的数学大海中搏击游泳,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刻苦治学以修炼自己的数学内功。

1982年1月,杨必成以优异成绩本科毕业,被分配到广东教育学院(后更名为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数学系任教任助教。不久,他脱产入读华南师大“助教进修班”,进修了一年半的“基础数学”硕士生课程,这为他今后的数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86年春,助教班结业后,他发表了第一篇数学论文,后在中科院数学所吕以辇研究员指导下,开展可和性的理论应用研究。1994年,杨必成的脑伤痊愈,开始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数学论文,年底,在徐利治教授的指导帮助下,被评为数学副教授的他幸运地进入了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研究领域。1996年后,他在核心期刊发表了Euler-Maclaurin公式的精确化估值式,并成功应用于实轴上Reimann-zeta函数的估值中,还由此建立了Hardy-Hilbert不等式的一个联系Euler常数的加强式。

2012年于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留影

 

披荆斩棘二十载 始信大器晚来成

1998年秋,“苍天不负有心人”,年届52岁的杨必成,因其出色的科研工作顺利地晋升为数学教授。而后,他于教学之余,马不停蹄,在自己的“一亩三分自留地”中继续勤奋耕耘,在Hilbert型不等式领域中,以东方思维演绎西方数学理论,经历二十年的不懈努力,终于成为一个有中国特色的“数学论文专业户”。

自1986年至今,他已在国内外期刊公开发表了440多篇数学论文,其中有120篇为SCI收录,15篇刊发表在国内三大权威数学期刊《数学学报(中文版)》,《数学年刊(A)》及《数学进展》上,且于2008年“花甲”之后伏案疾书,在国内外出版(参编)了17部数学理论著作(约350万字),其中专著8部,参编德国Springer科学出版社出版了9部论著的10章,业已创立了推广的Hardy-Hilbert型不等式及其算子刻画理论,即Yang-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见《科技日报》2013年9月18日报道),它填补了国际上该不等式研究领域60多年的理论空白。最近几年,他与国外数学家合作,把最新研究成果应用到著名的Reimann-zeta函数中去,引来学术界的关注。

关于杨必成教授近20年的科研历程,诗人吕烈为他填写了如下一首词(2015年2月):

青玉案――读《科学中国人――大器晚成》

廿年磨砺求参数,一把剑,荆途舞。独立精神心血注。燃犀窥豹,入经如蠹,

赢得珊瑚树。无端最是荒山处,炼骨偏能把人铸。机遇原非天眷顾。自由思

想,顽强毅力,闯出光明路。

杨必成教授(右四)获“科学中国人2014年度人物”奖励

 

1998年是杨必成学术道路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他冥冥之中结缘于九十年前的一位数学老人——大卫·希尔伯特(David Hilbert、1862—1943,德国),并取得了科研突破。通过深入研究探索,他大胆引入独立参数,应用实分析技巧,优化了权系数方法,在国际著名不等式专家,美国爱荷华大学的A. M. Fink教授的指导及推荐下,在美国SCI源刊《数学分析及应用杂志(JMAA)》上发表了推广Hilbert积分不等式的重要数学论文:“On Hilbert’s Integral Inequality”。该文利用独立参量及Beta函数,建立了推广的Hilbert积分不等式,创造性地把对特殊-1齐次核Hilbert不等式的研究提升到对一般负数齐次核相关不等式的研究,从而拓宽了研究渠道。由此而来,自然地开启了对Hilbert型不等式的全方位、多角度探索。论文发表后,引来不少研究者的引用,美国《数学评论(MR)》及欧洲《数学文摘(ZM)》均对此文作了详细评论。

关于Hilbert不等式,其创立者大卫•希尔伯特是二十世纪初最伟大的数学家,被称为“无冕数学之王”。远在1900年的8月8日,希尔伯特在巴黎召开的“第二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了题目为《数学问题》的历史性演讲,提出了23个有待解决的重大数学问题(如“黎曼猜想”,“哥德巴赫猜想”等),揭开了二十世纪数学发展的序幕。1908年,伴随着《实变函数论》及分析学的诞生,希尔伯特发表了以其名字命名的离散型“Hilbert不等式”,紧接着,积分型的Hilbert不等式及其算子刻画也相继诞生了。该类不等式的奇特之处,在于将两个互不关联的实赋范空间,建立起一种最佳的算子联系。可能是理论背景过于深刻的缘故,使得该不等式既耐人寻味,又诱人求解思索,却难得其要领。但是,正如希尔伯特在《数学问题》的讲演中所说的一样:“人类的每项事业都追求着确定的目标,而想要预先正确判断一个问题的价值是很困难的,并且常常是不可能的,因为最终的判断取决于科学从该问题得到的获益。”

1925年,时任欧洲数学会主席的英国著名数学家哈代(G. H. Hardy, 华罗庚留学剑桥大学时的老师)率先引入一对共轭指数,成功地推广了积分及离散型的Hilbert不等式,并证明了常数因子的最佳性,史称“Hardy-Hilbert不等式”。1934年,哈代等在数学名著“Inequalities”中,整理了100多篇发表论文的研究成果,并归纳成关于-1齐次核Hardy-Hilbert型不等式的一般化定理(注:这些定理多数没给出证明),创立了含一对共轭指数及-1齐次核的Hardy-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并阐述了该理论的各种可能的应用。可是,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随着近代分析学科的蓬勃兴起,以Hardy-Hilbert型不等式为代表的Hilbert型不等式及其特例Hardy型不等式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奇怪的是,“Inequalities”的基本成果却无甚变化,其-1齐次核及一对共轭指数的特征不变,不少数学家试图推广哈代的定理,均因方法不当而告失败,成为自1935年至1997年近62年的理论研究“空白期”。

1991年,我国知名数学家徐利治教授用英文在国内核心期刊《数学季刊》及《数学的方法与评论》发表了2篇旨在改进Hilbert不等式及Hardy-Hilbert不等式的研究论文,首倡用权系数方法以建立加强型的Hilbert不等式及Hardy-Hilbert不等式。徐教授还提出公开问题,征求加强不等式中内常数的最佳值。1994年底,脑伤初愈的杨必成阅读了徐教授的论文,利用可和性理论中改进的Euler -Maclaurin公式及实分析技巧,解决了徐的第一个公开问题,求出了内常数的最佳值。然后,他把论文寄给时在大连理工大学任教的徐教授,半个月后,徐教授来信了,他称赞杨必成的分析技巧,并告诉他该论文结果已由湖南吉首的高明哲老师首先得出,并在《湖南数学年刊》(1992年第1-2期)上发表,徐教授还附印上美国《数学评论(MR)》对该文的评论。杨必成看信后对论文“撞车”深感懊丧,但亦对自己的科研能力增强了信心,毕竟一开始所写的这类研究论文已上了“档次”。

经历了多次的投稿退稿后,杨必成发觉,仅仅靠埋头苦干搞科研是不行的,研究的过程需要最新的资讯帮忙及同行的扶助。很快,他学会了使用电脑及互联网开展数学研究,并恶补英语,提高英文写作水平及语言交流能力。在徐利治教授的热心介绍下,杨必成与高明哲、匡继昌、胡克等不等式专家建立了学术联系。

1997年,杨必成与高明哲教授合作攻关,圆满解决了徐教授的另一个公开问题,即当年权威期刊《数学进展》(1997年第2期)发表的《关于Hardy-Hilbert不等式的一个最佳常数》一文的主要结果。该文应用可和性理论的最新成果及实分析技巧,成功求出了加强不等式的最佳内常数联系着解析数论的Euler常数。该类成果的进一步应用还发表在1998年的《美国数学会会刊(PAMS)》上。然而,这些成果并没有逾越-1齐次核及一对共轭指数的Hardy-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框架。

2012年韩国会议与克罗地亚数学家 J. Pecaric 院士合照

 

汗雨催开千里绿 思维独树一旗红

在“2000年——国际不等式大会”(匈牙利),杨必成被遴选为大会学术委员会委员;2002年10月,他应邀参加北京的“第二十四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并作了发言;参会期间,他有幸亲聆国际著名华裔数学家陈省身院士的谆谆教诲,并与之合影留念;他还与好友高明哲教授一起登门拜访了对他们影响极大的知名数学家徐利治教授。时已82岁高龄的徐教授告诫他们:“在数学上或是在任何科学领域,要想靠缺乏血汗成分的才智去获取巨大成功是不可能的。”回学院后,杨必成教授心潮澎湃,在自己的科研主页挂上座右铭: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勤勉治学,执于探微。

2003年,杨必成与希腊数学家,国际著名稳定性专家Th. M. Rassias教授合作,在SCI期刊《数学不等式及应用(MIA)》发表了长达34页的综述论文,对国际上引入独立参量的大量研究成果及方法作了归纳评论;2004年,他发现了对偶的Hardy-Hilbert不等式,昭示了合理配方这一数学思想方法对产生最佳不等式的重要性;同年,为科学表示引入多参量的推广不等式,他发表了配置两对共轭指数辅以独立参数的参量化思想方法,由此催生了新的不等式理论;2005年,他构造了具有最佳常数因子的逆向Hilbert不等式,由此拓展了研究渠道;2005年8月,他在“第二届应用数学国际会议”(保加利亚)作了30分钟邀请发言,阐述了引入多参量以构造Hilbert型不等式的数学思想。就这样,杨必成闯过了Hilbert型不等式参量化表示这一理论难关,从此,“参量摧开自由路,论文汨汨又源源”!

这段时间,家乡一所新成立的高等院校派人说服他出任该学院首任领导,但被他婉言谢绝了——他的科研欲罢不能,已铁了心大干一场了。国内一些学者对杨必成这种探索不等式理论的做法不甚理解,且认为Hilbert型不等式属“非主流” 数学问题,研究意义“不会太大”,但他已处于科研的 “井喷” 状态,顾不得许多了。他坚持一个信念:无论非议如何,不必过于理会,只要能有写作思路,“用发表成果说话”,这就是硬道理。

2006年后,受英国数学家K. W. Zhang用算子理论改进Hilbert不等式的论文所触发, 杨必成在包括《数学学报(英文版)》在内的近十个SCI数学期刊发表论文,用线性算子刻画含两对共轭指数及一般负数齐次核的Hilbert型不等式,从而大大提升了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研究水平;2007年,他构造了实数齐次核的Hilbert型不等式,为最终建立含二对共轭指数及实数齐次核的Yang-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作了准备;2008年7月,他在“第五届非线性分析国际会议”(美国)作45分钟邀请发言,对非齐次核的Hilbert型积分算子及不等式的应用作了深入阐述;2009年,他在《数学进展》(第3期)发表了《参量化Hilbert型不等式研究综述》一文,以纪念Hilbert不等式诞生100周年。短短几年的辛勤耕耘,杨必成终于闯过了Hilbert型不等式抽象化及系统化刻画这一难关。

在过了60岁退休年龄的很长一段时间,作为学院应用数学研究所所长的杨必成教授继续接受学院延聘,开展团队课题研究。2010年,省内某些民办本科高校的领导登门,说服杨必成教授选择退休,到他们那里当系主任,并承诺高薪待遇,一切从优。但这个美意被杨必成婉言谢绝了,年过花甲的杨教授,已感到“老之将至”,对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应用探索,只能继续向前,不能停顿,时不我待,就剩下人生最后一搏了。

2012年7月,杨必成携同行参加在韩国晋州召开的“数学不等式与非线性泛函分析及应用” 国际会议,并作了25分钟邀请发言;2013年7月,杨必成在“第六届全国不等式学术年会”(通辽)作60分钟主题发言,阐述齐次与非齐次核Hilbert型积分不等式的等价联系,从而简化了Yang-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描述;2014年6月,杨必成在克罗地亚“数学不等式及应用国际会议”作1小时邀请发言,介绍Yang-Hilbert型积分不等式的最新理论成果及应用。2015年后,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杨必成在团队协作课题研究中发现了引入离散中间变量及若干特殊中间变量的Hilbert型不等式,大大丰富及深化了Yang-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内容;2015年8月,杨必成应邀参加在湖南益阳城市学院召开的“第七届全国不等式学术年会”,并作45分钟发言,向与会代表综述110多年来Hilbert型不等式的研究进展;年底,该综述论文在国际SCI数学期刊《不等式及应用杂志(JIA)》上发表。

从2010到2018年这一时期,杨必成教授在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系统化、深刻化方面的研究探索风生水起,欲罢不能,同时,他还加强了Hilbert型不等式对著名的“黎曼猜想”中的Reimann-zeta函数的应用研究,在SCI期刊发表了20多篇合作论文,引来国际学术界的强烈关注。

可以认为,从1998年至今后一段时间,为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发展的第三时期,即Yang-Hilbert型不等式时期。这一时期的工作特征是,建立12个门类的含独立参量、中间变量及两对共轭指数的一般实数核Yang-Hilbert型不等式,并考虑其抽象算子刻画及拓展其应用,特别在Reimann-zeta函数中的应用。

与美国数学家Agawa教授合照(2012)

 

花甲之年 伏案疾书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自2008年起,杨必成离开工作了8年的系主任领导岗位,开始潜心整理国内外发表成果,总结Yang-Hilbert型不等式及其算子刻画的一般思想方法。短短10年中,他专心致志、排除干扰、日夜兼程、奋笔疾书,写作并出版了8部数学专著,及参编Springer 出版社出版的9本论著的10章,系统建立了积分、离散及半离散的Yang-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并拓展其全方位、多角度的应用。

下列为已出版(后2本即将出版)的8本数学专著(约270万字)的清单:

1. 中文专著《算子范数与Hilbert型不等式》(约47万字,2009年),由中国科学出版

社出版;

2. 英文专著“Hilbert-Type Integral Inequalities”(约28万字,2009年),由阿联酉Bentham Science Publishers Ltd. 出版;

3. 英文专著“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 ” (约40万字,2010年),由阿联酉Bentham Science Publishers Ltd. 出版;

4. 英文专著“Two Kinds of Multiple Half-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约43万字,2012年),由德国Lambert Academic Publishing出版;

5. 英文专著“Topics on Half-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约22万字,2013年),由德国Lambert Academic Publishing出版;

6. 英文专著“Half-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约46万字,2014年),由新加坡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出版(注:美国数学家L. Debnath教授为该书第二作者);

7,英文专著“Multidimensional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约28万字,2018年),由英国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出版;

8.中文专著《Hilbert型不等式选讲》(约16万字,2018年),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

社出版。

另外,9本参编论著(约80万字,共10章),由国际权威出版社Springer 出版:

1. “Hilbert-Type integral operators : Norms and inequalities” (约20万字,参编  “ Nonlinear Analysis, Stability, Approximation, and Inequalities” (Eds. P.M. Paralos et al.) , 一章, Springer, 2012,德国);

2. “Multidimensional 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 Operator and Compositions” (约12万字,参编 “Analytic Number Theory, Approximation Theory, and Special Functions (Eds. Gradimir V. Milovanovic, M. Th. Rassias)” 一章, Springer, 2014);

3. “A Multidimensional Hilbert-Type Integral Inequality Related to the Riemann Zeta Function” (约4万字,参编 “Applications of Mathematics and Informatics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d. Nicholas J. Daras)” 一章, Springer, 2014) ;

4. “Half-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 Operators and Compositions” (约10万字,参编 “Handbook of Functional Equations, Functional Inequalities (Ed. Th. M. Rassias)” 一章, Springer, 2015) ;

5.“Multidimensional Hilbert-Type Integral Inequalities and Their Operators Expressions” (约9万字,参编 “Topics in Mathematical Analysis and Applications (Ed. Th. M. Rassias,László Tóth)” 一章, Springer, 2015) ;

6.“Multidimensional Half-Discrete Hilbert-Type Inequalities and Operator Expressions ” (约14万字,参编 “Mathematics Without Boundaries,Surveys in Pure Mathematics (Ed. Th. M. Rassias,Panos M. Pardalos)” 一章, Springer, 2015) ;

7. “Multiple Parameterize Yang –Hilbert -Type Integral Inequalities”, 及 “Parameterized Yang–Hilbert-Type Integral Inequalities and Their Operator Expressions”  (约24万字,参编“Computation, Cryptography, and Network Security (Ed. Nicholas J. , Michael Th. Rassias)” 两章,Springer, 2015) ;

8.  “Compositional Yang-Hilbert-Type Integral Inequalities and Operators”(约14万字,参编“Contributions in Mathematics and Engineering (Ed. Panos M. Pardalos and Themistocles   Rassias)”一章,Springer, 2016)。

9. “A Half-Discrete Hardy-Hilbert-Type Inequality with a Best Possible Constant Fac

tor Related to the Hurwitz Zeta Function” (R-Y, 约8万字,参编“Progressin In Approximation Theorey and Applicable Complex Analysis: In Memory of Q. I. Rahman “, eds. N. K. Govil, R. N. Mohapatra, M. A. Qazi, and G. Schmeisser)”一章,Springer, 2017).

这些发表专著及参编论著,从不同角度、分不同种类论述了含二对共轭指数及实数齐次核Yang-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性态、算子刻画及各种特例应用,特别在Reimann-zeta函数的应用。其创新数学思想方法丰富多彩,其阐述内容覆盖了近百年来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研究成果,大大拓展了前两个时期Hilbert不等式及含一对共轭指数与-1齐次核Hardy-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内容,填补了该领域60多年来的理论空白,广受学术界所热捧、引用。

树蕙培兰 繁花一路

1999年底,通过竞争上岗, 杨必成教授担任了数学系主任,还被选为学院党委委员。他坚持教研与管理“双肩挑”的做法,既拼搏在教学、管理的第一线,又种好科研“自留地”。这期间,他成功主持过3次数学骨干教师国家级培训,推动了数学系的工作。2006年至今,他任学院应用数学研究所所长,还兼任2个国际杂志编委及美国《数学评论(MR)》,德国《数学文摘(ZM)》评论员。他现任全国不等式研究会顾问(注:2009-2013年任理事长),中山大学国家数字家庭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2005年7月,杨必成教授在学院成功主持了“第三届全国不等式学术年会”,参会的有包括胡克、匡继昌、高明哲、石焕南教授在内的来自全国各地的80多名不等式专家学者,阵容鼎盛,大大促进了国内不等式的学术交流。

2006年至今,杨必成以应用数学研究所所长名义,发起并主持了一个“解析不等式讨论班”。参加讨论班的学员多数为来自全省各高校数学教师,使用他的发表论文集(已印了25册)、专著及参编论著等作主要学习材料。杨必成身体力行,在讨论班宣讲最新发表成果,正常时期每二、三周上一个下午课,指导讨论班学员学习新的不等式理论及思想方法;还辅导学员写作研究论文,申报科研课题;经常组织学员参加国内及国际不等式会议,交流科研思想。经过十来年的努力,业已培养了6名教授及多名副教授,且多数学员的发表论文被SCI收录。此一举措及其成果,获学院“2013年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入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3年卷)》,获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2017中国管理创新杰出人物”,“十年楷模 管理创新”奖牌及证书。

2007年底,在离开系主任领导岗位之际,杨必成被授予“广东省师德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在“双肩挑”8年时期,他努力克服因工作繁忙、精神压力过大而带来的疾病困扰及身心疲劳,坚持锻炼好身体,自强不息,继续保持科研不间断的好势头。

2016年4月22日,杨必成教授风尘仆仆,回到家乡汕尾,与五十年前的同学老师一起,参加“高中毕业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他精心编印了《杨必成高中毕业五十周年纪念册》,分发给同学老师们,并在纪念集会上动情地回顾了自己过去五个十年的科研历程:

第一个十年(1966-1976年),他与大家一样,遭遇文革,然历难岁月不忘追梦,在插队务农7年中刻苦自学了《高等数学》,补充了科学文化知识;

第二个十年(1977-1986年),他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入读师范大学,辛勤治学,终于在1986年发表了第一篇数学论文;

第三个十年(1987-1996年),他从师学习,苦练硬功,在可和性理论及应用的科学研究中初试锋芒;

第四个十年(1997-2006年),他肩挑双担,既搞好系行政管理工作又从事教学科研,在Hilbert型不等式的理论研究中独辟蹊跷,锲而不舍,高歌猛进,屡建奇功;

第五个十年(2007-2016年),他心无旁笃,旁征博引,著书立说,付之出版,终于大器晚成,创立了Yang-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

杨必成教授曾连续十三次获学院“科研贡献奖”(2003-2015年)证书及奖金;据中国科技情报出版社出版的《2009年版中国期刊高被引指数》一书记载:2003-2007年发表论文于2008年引用频次,全国数学类前20名排名,杨必成名列第二;2010年,“美国国际传记中心”编缉出版了《21世纪的伟大创意》(中译名)一书,记述了他的数学研究业绩,并授予他“2010年度世界风云人物”纪念金牌;他曾获 “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及“人民功臣 祖国的骄傲”等荣誉证书;其论文曾获“全国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华夏杯“优秀学术论文一等奖”、“创新教育科研成果一等奖”、“第十二届中国科学家论坛优秀论文二等奖”、 “第十二届中国教育家大会优秀论文二等奖”;2014年,他被家乡领导机构评为“汕尾当代名人”,事迹挂上《汕尾市民网》;2015年,他获“科学中国人2014年度人物奖”证书及奖杯,

获“2015年度中国科技创新突出贡献人物奖”牌匾及证书,及获“2015年度中国教育创新

创业领军人物奖”牌匾及证书。2016年3月,他获入编新版《世界名人录(第三卷)》(世

界科技出版社)荣誉证书及纪念章,并荣获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颁发“Most Influential

Scientists of 2016”(2016年度最具影响力科学家)证书及银质奖盘;2017年5月, 获“中

国十佳文化大使”奖杯及“中国文化最具影响力人物”证书。

自2005年以来,国务院、发改委、科技部、科学院、中国新闻社、教育部、汕尾市等属下30多家杂志、报刊、网站及电视媒体,热情报道了杨必成教授的创新精神与科研业绩。

获奖的杨必成教授(2015年)

 

结语 纵观杨必成的大半生,虽是一路风雨,却也是一路高歌。特别是在近四十年来,他沐浴在神州大地改革开放的春风里,始终秉持自由品格与独立胸襟,在科研路上过关斩将,逢凶化吉。面对名利诱惑及困难逆境,他不改初心、不言放弃、执著探索、埋头苦研,这就是他在勇闯数学迷宫中克敌制胜的法宝。如今,“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老当益壮的杨必成教授正带领他亲手缔造的不等式科研团队,继续闯关奋进,以完善他创立的Yang-Hilbert型不等式理论,并拓展其在Reimann-zeta函数等多方面的应用,作为老三届学人向新时期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