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 / 记者彭建文下海 与同道人创办土地生卖山茶油
返回

记者彭建文下海 与同道人创办土地生卖山茶油

浏览次数:766 分类:品牌

媒体人是有血性的,但是,要努力做好一位真正有血有肉的媒体人,真不容易。近年来,媒体人转型择业屡见不鲜,有的去从政,有的去教书,更多的是下海。他们说,回归真实的内心,触摸自己的灵魂,追求余生所能接近的快乐,真的是莫大的幸福。这一篇文章(原标题《山茶油之恋》),就是一位媒体人发自肺腑、一口气絮叨而且可读的人生故事,不是堆砌辞藻修饰或标榜自我的雪月文章。正如他说,不管结果如何,他一直坚持在路上,努力行走每一步。

因为穷,因为童年和青少年的一些过往,让我和山茶油结下了不解之缘,且有了回归山林田园的梦想。

  (一)山茶油饭

故乡茶陵县位于湘东,罗霄山脉西侧,与江西井冈山为邻。这里曾走出29位共和国开国将军。祖辈们说,这些后来的将军,当年都是衣衫褴褛,冲着“打土豪、分田地”的伟大理想献身革命事业的。这也反映了当年的茶陵是多么的贫穷落后。解放后,穷乡僻壤、老少边穷、革命老区,仍是长期描述茶陵状况的几个关键词。

不过,穷,也有它的美。茶陵不仅因“神农尝百草、葬于茶乡之尾”而得名,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山茶树。

和生姜、大蒜、白芷、油菜花一样,茶陵的山茶树是出了名的。农田包产到户后,每户人家都分得几亩到数十亩的山茶林。

我家是在茶陵县湖口镇一个叫米渡村的地方。村子在洣江之畔,江水北入湘江,东西群山滴翠。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就出生在这里。儿时的记忆中,蓝天白云,山岭茶树,田间散发的稻草香,黄昏归途的耕牛,遍地英雄下夕烟的淳朴景象,让我感觉这世界万般美好。唯一厌恶的,就是经常被饿得饥肠辘辘,哭出声来。

我家五口人,人均五分五的耕地,自留地也不到两分,所以,菜篮子和饭碗常年是青黄不接的。不像现在,商业和物流高度发达,生活殷实。那时候,我只知道饥不择食,吃饱第一。可是,因为油水不够,肚子经常发饿。有一次饿哭了,母亲炒了一碗米饭,在饭面上淋了几滴金黄色的油。没有菜配米饭,但是口感却很香,饭粒吃在嘴里滑滑的,味道比盐水炒饭强多了,狼吞虎咽的,几大口就把饭吃完了。见我吃得很开心,母亲笑了。她告诉我,这是新鲜压榨的山茶油。

我发现,这山茶油饭,不仅很香,饿的闹钟也晚响了好长时间。打那以后,我特爱吃山茶油饭。可是,毕竟家里穷,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个不贵?母亲不许我常吃,偶尔在热腾腾的米饭上,给我淋上几滴山茶油,我已感觉是最高的待遇了。吃完还用舌头把碗舔个干净呢。因为嘴馋,我有时会偷吃山茶油饭,母亲知道了后,就把山茶油锁在了房间里。她说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是要计划着过日子的,否则,会比乞丐还过得苦。

  (二)远逝

在饥饿中认识了山茶油,在劳动中也认识了它的来之不易。因为穷,我自小就懂一点事。姐姐是村里的第一批打工妹。哥哥在县城忙读书,所以,我十岁出头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从小就干农活,下田种地,放牛砍柴,上山摘山茶桃,不管多累多脏,我从不埋怨。我感觉家里很需要我的付出。

我记得,家里分得了约莫五亩地的山茶林。山茶林分在五处,最远的一处是一脉险峻连绵的高山,还得翻山越岭十多里地才可到达的。印象中,这地方叫绑杀姥娘垅里,山脊上的确有一处墓地。大人们说,曾有一个老太婆砍柴时被柴火绑倒,摔死在山谷里,因为山高路远,就地埋葬。现在听来,名字也是好吓人的。

故乡收茶桃的季节,都是在每年的农历九月。这季节一来,学校会放几天假,让孩子们回家忙活。读初二那年,一放假,我就兴匆匆走路回家了。学校离家有十多里地,还是错过了和父母一起上山。 不知道他们去了哪一处山茶林,着急之际,我在书桌上发现了一张父亲写的纸条,大意是:建文儿,饭在锅里,吃饱后速来绑杀姥娘垅里收茶桃。

母亲左手残疾,都是右手摘茶桃的,上不了树,而且绑杀姥娘垅里这地方有好几处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就会掉进数十米深的山谷里。所以,我明白父亲的意思,吃完饭就挑起一副箩筐,启动一百分的劳动热情,不管十八弯山路和盘旋的陡坡,一路冲跑着。

我家在绑杀姥娘垅里的山茶林,其实分两块地方,一处在一个30米深的山窝里,另一处就在那墓地的山脊上。山窝不深,但是,这里柴草茂密,将数十棵山茶树全部摘完后,用编织袋一袋一袋装好,扛在肩上,一手叉腰,攀爬三十多米的山坡,将茶桃送到山腰的平地里。忙活下来,手和脸部常被柴草刺出血来。不过,最危险的地方还是山脊那一块,好几棵山茶树都是长在峭壁上。不管大年还是小年,这几棵山茶树都是“茶桃千颗压枝低”,所以,再危险父亲也不舍得放弃。这一次,他自制了一个长钩,将树枝一根一根地勾到安全的一侧,我负责摘。

那一天,三个人忙活了三个多小时,茶桃装满了4个箩筐、2个编织袋。别看母亲身体不好,她还是很有力气的,还走得很快,她不愿意让我挑箩筐,挑编织袋会轻便些。

那时,我也是出力气之年,年少轻狂,在农活面前从不低头。所以,我挑起箩筐就走,让她挑编织袋。两箩筐茶桃有一百多斤,我怕被母亲超过,所以,我用尽全身体力一往直前。把母亲甩得远远后,再放下箩筐,跑回去,接过母亲的担子。就这样,我一路多次狂奔、多次返回,上气不接下气地翻山越岭,终于熬回了家,肩膀磨出了血泡。怕母亲心疼,我洗澡换衣的时候,特意躲开她的目光。

摘回家的茶桃,还要一颗一颗地把茶籽剥出来,随后将茶籽晒干,送去人工压榨。当我闻到浓香扑鼻的山茶油的味道,心里头就想起那山茶油饭,那是我心中的人间美味。

  (三)创业

通过勤奋学习和家人的鼎力支持,寒窗苦读之后,像哥哥一样,我也有幸考上了大学。

记得离家的那一天,怕不习惯厦门的饮食,我带了一包盐辣椒、一罐腐乳。临走时,母亲特意给我装了一瓶山茶油,用胶带把瓶口扎好,说:去那么远,时间又那么久,想吃山茶油饭就不那么容易了。

时光荏苒,人生一晃快四十岁了。尽管衣食无忧,但是,山茶油或山茶油般的人生经历,磨砺出的坚韧和勤劳本色,丝毫不减我对贫苦的理解、对善良的热爱,对故乡的思念对山茶油的眷恋。

多年前,因为几次山火,故乡的山茶林全部被烧光了。我有一次回家,看到光秃秃的山茶林,心里头满不是滋味,莫名的心疼悲伤。失去的,不仅是自给自足的一大绿色产业,更是一种自然生活啊。

1

  福建尤溪,土地生山茶油基地,正在忙施肥

去年12月,听说尤溪的山茶油很出名,我立即约朋友到三明尤溪,考察了那里的山茶油,还有当地称为“尤溪可乐”的黄酒。那一天,当我爬到山顶上,看到眼前茂密遍地的山茶林后,我一阵狂乱呼喊,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座山,那棵树,那些山茶桃,倍感亲切。

我也是醉了,蹲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脊上,沉思许久,这不是故乡,却有一份近乡情怯。所以,干,和朋友一天时间内,决定回归山林田园,从事经营山茶油。采购、设计、包装、运输、渠道,在离过年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只花半个月时间处理完毕。尽管时间仓促,略有瑕疵,但是,我认为这是自己离开媒体后,最伟大、最真实、最淳朴的选择,是生生不息(品名“升升不息”的由来),是“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的故我情怀。

延伸阅读:东方的橄榄油

山茶油被世人称为东方的橄榄油,不含芥酸,胆固醇、黄曲霉素和其它添加剂,尤其是它所含的丰富的亚麻酸是人体必需而又不能合成的。经科学鉴定,山茶油的油酸及亚油酸含量均高于橄榄油。

山茶油在市场上相对少见,它除了烹饪之外,还有美容、药用、保健等功效。

本文作者,彭建文,毕业于厦门大学,曾就职于厦门日报、海峡都市报、搜狐等媒体,关注民生,撰稿数千篇。三年前毅然辞职下海,回归山林田园,从事土特产生意,和朋友开了一家福建土地生农林科技有限公司。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