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淘宝村炼成记:揭阳市锡场镇生意经
返回

淘宝村炼成记:揭阳市锡场镇生意经

浏览次数:748 分类:旅游

军埔村的一天,在午后2时渐渐苏醒。

90后村民杨佳琪骑着踏板摩托车呼啸而过,在村头刹住车,朝一家名为“潮裤屋”的门面招招手,递过去一张纸条,招牌下几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有条不紊,从密匝匝的货架上取出两条褐色窄腿裤,叠好,递出去。脚踏板上摞着他从其他13个档口取来的19件T恤、牛仔裤。

300家线下品牌门店,在村中最宽阔的水泥路两旁错落排开。

经过一个晚上的鏖战与一个早晨的沉寂,淘宝店主从蛛网交错的陋巷探出头,用面包车、摩托车,甚至手提肩扛,将3万多件衣服“风卷残云”,快速集结然后散去。

村中长辈黄叔风风火火,带领着外地“取经团”挨个走访。

十几公里外的代工车间开足马力,源源不断供给着“爆款”时装。

这个位于广东省揭阳市锡场镇,面积只有0.53平方公里的小村庄,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微博]认证的全国14个“淘宝村”之一。

从麻烦丛生的“问题村”,到揭阳市政府电子商务战略的标杆,军埔村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培育出一条完整的电商产业链条。

“12罗汉”

1993年出生的村民杨佳琪经营着一家少男系服饰淘宝店,由于这里信贷便捷、货源充足、物流发达,他的店铺生意相当不错。

“我只投入一万多元就开起来了。”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网店就开在自家民居楼上,不用支付租金,快递打电话即可上门取件,而他只需在顾客下单后到村中的品牌店取货即可。

这大大降低了创业成本:一个新手可以享受到无积压零仓储、资金流动快的理想条件,风险近于零。

在产业链上,杨佳琪是二级经销商,他的上线是村里那些经营自有品牌的网商。

YES潮品牌店创始人黄伟鸿是杨佳琪的上线之一。这个土生土长的军埔人,3年前与同村另外10个90后在广州创业遇挫后,回乡做起了农村电子商务。再加上坚定支持他做淘宝生意的父亲黄作宏,这个12人团队被军埔村民称为“12罗汉”。

黄伟鸿告诉本刊记者,自己的生意之所以“燎原”,得益于像杨佳琪这样的小淘宝店主迅速成长。

由于投入少,回本快,做淘宝生意的农民与日俱增。军埔村有490户共2695口村民,近2000人做电子商务,大多是二级代理销售。

黄伟鸿说,“12罗汉”起初走的是自己设计、生产、销售的自主品牌路线,后来村里很多小型淘宝店出现后,也就顺道做起了批发生意。

小淘宝店与品牌网店货源相同,在线上形成了一定的竞争关系。为了避免恶性竞争,双方会在批发价的基础上拟定一个网上销售协议价格,平行销售。“同样的产品就看各自的营销,但约定好不打价格战。”“12罗汉”之一的许壮滨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也是揭阳市揭东区锡场镇电子商务协会会长。

杨佳琪这样的网店非常小,有时甚至只在一家品牌店取走一件衣服,但它们加起来却形成了明显的“长尾效应”。目前仅军埔村就开了3000多家网店,与300家品牌电商良性互动。

“爆款”乡村造

军埔的300家品牌电商之间竞争激烈——他们除了要参与到淘宝这一汪洋大海的竞争之外,还要争夺周边小型淘宝店进货的市场份额。由于没有处理积压货物的压力,小型淘宝店主可以压缩销售周期,根据实时销量灵活调整上架的“宝贝”。这就进一步把压力推向了品牌淘宝网[微博]店。

“一定要做‘爆款’,这是做品牌电商的关键。”黄伟鸿说。

“这就看老板对时尚潮流的感觉,看你对市场的把握。”许壮滨说,一件“宝贝”从设计阶段的调色、配图,再到生产阶段的选料,直至最后上架的美工,品牌店老板起决定性作用,是产业链的核心。

要想“爆”,除了款式之外,质量也必须足够好。

黄伟鸿曾在工厂足足蹲守了一个月,把控每一个环节的制作工艺。甚至,为了保证袖口线头不起球,自掏腰包增加了一道质检工序。

但时尚潮流风向易转,即便市场嗅觉敏锐的黄伟鸿也会“马失前蹄”。

“有点像赌博。”他说,有时投入大量精力推出的新品却备受冷落,有时自己并不喜欢的风格,反而火爆大卖。迄今销量最好的一件夹克,只是将一款旧牛仔外套的胸前口袋作了细微改进,就一下卖掉了16万件。

村民电商自治公约

一件“爆款”的产品周期只有几个月。“有时候,一个月要换两次风格,非常辛苦。”许壮滨说。

自主设计的潮流款式,是品牌网店最宝贵的资源,然而知识产权却得不到保护。“分分钟都有人来抄袭。”许壮滨说,这是目前创业遭遇到的最大烦恼。

在初创阶段,“盗版”引发的矛盾一度非常尖锐。为了抱团发展,杜绝恶性竞争,“12罗汉”共同签署了一份“倡议书”,保护原创款式,对违反条款的签约人,大家共同抵制,并处以2万元罚款。

至今,这份倡议书仍旧贴在许壮滨、黄伟鸿品牌店的墙头。

黄伟鸿说,他们12个人谨遵承诺,对原创品牌格外珍惜、爱护,但随着淘宝店井喷,抄袭版型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时,有威望的黄作宏登场了。早年做食品加工生意的黄叔,精力旺盛,思维敏捷,迅速从儿子的“淘宝经”中觅得先机,实现了自己濒临倒闭的加工厂的电商转型。出生于1964年的他,在军埔村威望很高。

“如果谁盗版,我就出面协调,都会听我的。”黄作宏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军埔,熟人社会的道德约束,也成为锻造健康生态链条的重要一环。“现在盗版的事情已经很少了。”许壮滨说。

如今,“12罗汉”倡议书的适用范围,又向品牌电商与小淘宝店之间扩展,规定双方价格平等、不斗价,日渐成为村民电商自治公约。

但出了揭阳市,品牌电商维权的成本就会大幅上升。

可以复制的奇迹

为什么军埔会成为著名“淘宝村”?

锡场镇委书记郑宏光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与军埔毗邻的揭阳市揭东区,有着深厚的纺织业基础,为产业聚集提供了物美价廉的货源地。

揭阳市揭东区的吴文乐从事服装外贸加工多年,随着国际市场的波动,他有着近百名员工的工厂不得不歇业休整。从2013年开始,来自军埔的订单再次让机器轰鸣。

“淘宝生意好做,而且离得近,好商量。”吴文乐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从这点上来说,军埔没什么特别的,别的地方也可以照着学。” 郑宏光说。但他认为,在军埔村,政府的扶持也是重要一环。

2013年起,揭阳市政府成立了电子商务办公室。接着,政府又组织培训班,并推出了贴息贷款政策。

目前,军埔村每月交易量超过100万笔,最高峰月成交金额1.8亿元。2014年“双十一”当天交易额达5000万元,全年交易额16.8亿元。

而且,这里已有5家金融机构、15家快递公司的办事处,近百家企业进驻了位于军埔的揭阳电商新天地。

同时,以军埔村为中心,锡场镇、新亨镇的村民也开设网店上万家。

全家总动员

“提到农村电商,很多人就想起物流、金融,这是最基本的,但还远远不够。”揭阳市电子商务发展办公室规划发展部部长许素勇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电子商务的产业链条很长,对一个地方的经济带动力非常强。

现在,甚至连专门负责艺术拍照、Logo设计、产品描述的衍生行业也已在此出现。

伽马策划工作室总监薛楠对本刊记者说,他们公司进驻揭阳电商新天地之后,来自小淘宝店的订单源源不断。

就在几年前,军埔村还是一个“问题村”——经济乏力,人气冷清,如同工业化进程中的其他传统村落,普遍遭遇“空心化”。

曾经的赌博、治安甚至毒品问题,让军埔村支部书记黄建忠焦头烂额。“现在村里人人有事做,游手好闲的人几乎绝迹。”

在军埔,小型淘宝店一般皆为全家齐上阵。子女负责运营、取货,父母则帮忙打下手,打包、发货。“大家都忙着赚钱,连打麻将的人都少了。”黄建忠说。

发展到品牌电商的规模,家庭作坊式的管理便会加强升级,雇佣同村青年帮忙打理。“月薪2500~4000元。”许壮滨说,在军埔做淘宝,要比去广州、深圳打工划算很多。

YES潮品牌店就聘请了10名同村青年做帮手,他们如果想独立开店创业,也会得到老板的支持。“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对我也是好事。”黄伟鸿说。

现在,军埔出现了返乡潮,就连外地人也涌入这里。根植于农村基因的电子商务,就这样改变了传统村落的社会形态。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