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广东首届批呼吸治疗毕业生入职医院 呵护重症患者生命“气道”
返回

广东首届批呼吸治疗毕业生入职医院 呵护重症患者生命“气道”

浏览次数:825 分类:新闻

你“会”呼吸吗?健康人会觉得这样问很滑稽——呼吸就是一种本能,谁不会呼吸?

但是对于心肺功能不好、得过某些重病上过呼吸机,甚至用过ECMO的患者来说,掌握了正确的“呼吸”,将能成倍地减轻所受的病痛之苦,更好地好起来。呼吸治疗师,正是帮助他们重获自由呼吸的人。

他们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然而,小到呼吸道的雾化治疗、患者气道里一口痰的促排,大到ECMO氧合器(人工肺)的精准操控,他们往往比医生护士更“在行”。

“在国外的医疗机构,呼吸治疗师这个职业已经有六十年历史了,但目前我们国内还很缺这样的专职人才,全国专业的呼吸治疗师不超过一百人。”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ICU主任何志捷教授说。在该院ICU,最近几年都有康复医学系呼吸治疗专业的本科生前来实习,在医生专家的指导下学习、实践呼吸治疗的各种技能。

而这一专业的首届毕业生,也在去年7月份毕业,被广州各大医院“抢空”,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轮岗实践,他们就能独立上岗,成为广东首批系统培养的专职呼吸治疗师,正式开始呵护重症患者的生命“气道”。

现状

呼吸治疗多数由医生护士兼任

近日,来到孙逸仙纪念医院ICU病房。各种精密的仪器正在有条不紊地运作,一名重症病人刚从急诊被转进了ICU,医护团队组织抢救,呼吸机也很快调配好参数,医护人员熟练地操作着插管……

何志捷教授说,目前整个广东就有几十个大型的ICU重症监护中心,但都没有配备专业的呼吸治疗师。对于讲究团队协作的现代医疗体系来说,治疗师和医生护士一样不可或缺,尤其是在ICU,单是呼吸机的种类就有十几种,各种复杂的参数、病人心肺功能的复杂变化,都需要密切关注;ECMO氧合机这种大型设备的调试使用监控……这些都是专业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小而琐碎的插管上机、下机,纤维支气管镜排痰,患者气道检查等相关工作,也是需要专注、专业、全程掌控。但目前,这些工作都只能由医生和护理人员兼任。其实,这不但加重了医护人员的工作量,也不利于医疗设备的高效利用。

何志捷说,随着医学的发展,各种精密的医疗仪器越来越多,一个细微参数的设置都会影响病人的康复质量。“比如通过呼吸机进入病人气道的气体,温度、湿度、药物含量,不同病情有不同的要求。需要有专人把控。但现实是,目前我国各大医院专职的呼吸治疗师总数不会超过一百人。”

正因如此,何志捷对中山大学新华学院2014年新开设在康复系的“呼吸治疗”专业十分感兴趣,他也和自己的同事、高压氧科主任,同时也是该系副主任的谭杰文教授有了很多密切的合作。每年,呼吸治疗专业的学生都会来到该院各个岗位轮转实践。何志捷的团队也给学生们提供了很多实操的机会并进行指导。

“我希望他们能够尽快上手,接手患者气道管理的工作。这是很有意义的。”何志捷说。

抢手

广东首届批呼吸治疗毕业生入职医院

公开资料显示,呼吸治疗专业在美国已经有60多年的历史,呼吸治疗师的工作职责是在医师指导下,对心肺功能不全或异常患者给予疾病预防、评价、诊断、治疗、管理和照顾。目前美国有十几万从业人员,遍布医疗机构和社区、家庭、医疗器械公司。医院的ICU、急诊、普通病房、门诊、辅助科室(如气管镜室、肺功能检查室、睡眠室等)、康复医疗中心、社区医疗、家庭治疗等都需要大量的呼吸治疗师。“ICU的需求量最大,但很多社区康复病人也需要呼吸指导。比如大家都知道咳嗽可以排痰,但怎么咳最有效也是有技巧的,呼吸治疗师就可以帮助他们。”谭杰文教授说。

何志捷介绍说,目前在我国正式科班出身,在岗的呼吸治疗师寥寥可数。目前国内只有两家医学院校开设了呼吸治疗专业,而在康复学科的本科教育平台开设呼吸治疗专业,新华学院是国内首个。呼吸治疗本来就是康复治疗的一种,而康复无疑也是需求越来越大、吸引力很大的一个就业方向。借助康复教育的平台,有利于让更多的人了解呼吸治疗师这种职业。相信未来呼吸治疗师的培养还会在更多高校的康复学科教育中开展。”

据了解,新华学院康复医学系的呼吸治疗专业在全省目前是唯一一个,基于本科康复教育体系的课程设计也是国内首个。目前该专业的第一届毕业生16人已经在去年7月份在广州各大医院入职,大部分都进入了三甲医院的ICU、急诊等科室。“他们还需要在全院范围内轮转各个相关岗位接受培训,之后才能考取相关资质独立上岗。”

“吃螃蟹者”说:

24岁的小刘是16名康复医学系呼吸治疗专业毕业生中的一人。他毕业后来到了中大孙逸仙纪念医院,目前在呼吸科从事肺部功能检测的工作,日常有资深的医生和护士帮带指导他的工作。

小刘是广州本地人,“本科专业选择了康复医学,最初觉得社会对康复治疗的需求会越来越大,毕业后可以到康复机构或者社区医院就业,也有不错前景。不过后来系里开设了呼吸治疗专业,这个职业在大医院的ICU需求量很大,却几乎没有人从业,我马上觉得自己竞争力更强了。”小刘说,能到三甲医院实习,本身就是很宝贵的经历,他的同学还有两位去到了钟南山院士的团队——广州呼研所(广医一院)实习,毕业后也分别进入了广州的各大医院。“其实没想过自己有机会进入大三甲医院工作的,我现在感觉这份职业的前景确实不错,会一直好好干下去。”

呼吸治疗半个月

80岁危重老人撤下呼吸机

“老人家呼吸机一直上了4个月,没想到接受呼吸治疗干预,半个月就撤了机器,能下床走动了。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谢谢您培养了这么专业的学生。”不久前,谭杰文教授收到了一位患者家属从海外写回来的感谢信。

原来,赵先生自己本身在国外也是医生,他定居广州的老父亲80多岁,身患老年痴呆症,各项身体机能也衰退严重,还患有多种基础疾病。去年一次因吸入性肺炎住进了某医院ICU,一直卧床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在差不多四个月之后,赵老先生转入了广州市呼吸研究所(广医一院)接受治疗。当时,两名正在该院实习的呼吸治疗专业学生在医生的指导下,对赵老先生进行了一系列的呼吸治疗干预。从呼吸机的各种参数细致管理,到老先生的胸部物理治疗,帮他翻身做俯卧位的通气治疗,为他拍背、排痰,帮助他下床活动、做呼吸肌锻炼……赵先生说,他们对父亲的悉心照顾让自己家人特别感动。

大概半个月后,赵老先生已经能够自行站起来走一小会,很快就出院回家了。赵先生在写给谭杰文的信中说:“父亲的恢复程度完全超出了想象。呼吸治疗师耐心地唤醒他、帮助体型庞大行动不便的父亲翻身、锻炼,我觉得他们的工作对我父亲帮助很大。我很看好他们未来的职业前景。”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