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电动自行车违规为何屡禁不止?安全意识不强、非机动车道被挤占
返回

电动自行车违规为何屡禁不止?安全意识不强、非机动车道被挤占

浏览次数:1219 分类:新闻

在广州海珠区凤景西路,电动车和机动车抢道十分常见。南方日报记者 张冠军 摄

  4月12日,本报刊发报道《直击电动自行车乱象》引发市民热议,很多市民呼吁加强电动车管理,不少人更指出广州缺乏完善的非机动车道的事实。占道行驶、左冲右撞、违规改装……乱象背后皆因现实难题待解。

  2021年3月15日,广州市市场监管部门曾开展了打击生产、销售非法改装电动自行车的专项行动,对全市电动自行车生产企业进行清查。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广州已经进行了多次与电动自行车相关的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违规改装、在禁行区域行驶、超速行驶等行为。仅2020年,广州交警就查处了电动车交通违法行为41万多宗。

  电动自行车违规为何屡禁不止?记者近日在广州多个路段实地走访发现,违规的背后既有驾驶员安全意识不强的主观原因,也有非机动车车道规划不完善、屡遭挤占等现实问题。

  对此,有专家认为,电动车乱象难整治是广州城市建设与居民现实出行需求的矛盾,在加强执法力度的同时,还有一道城市治理和交通规划的课题有待解答。

  非机动车道越来越窄

  对于在小北路一带送餐的外卖骑手小韩来说,每一次的配送既是和时间赛跑,也是和一路上的行人和机动车作一场较量。

  小北路两侧居民楼众多,人流量和车流量都很高。记者走访发现,小北路的非机动车道划设在人行道中央,宽度约1.2米,仅占人行道总宽度的30%左右,往来的行人在非机动车道行走,大部分不会主动避让电动车。

  “不抢道就会超时。”小韩告诉记者,一些自行车道划在人行道上,行驶太快容易冲撞行人;一些自行车道停着车,不见缝插针地抢机动车道,时间可能不够,“尤其是同时要送两三单的时候。”

  非机动车道被挤占,不仅仅是外卖骑手们遇到的难题。每天骑着电动车在环市中路上下班的秦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几乎很难完整地骑完2公里的非机动车道,“有不少汽车停靠在这里,遇到人流量大的时候,只能绕路到机动车道去。经过公交站时有时要从巴士的间隙中穿过,有些胆战心惊。”

  记者在环市东路、东风东路、寺右新马路走访发现,一些机动车靠边停留,也会阻挡非机动车道,有的地方甚至一挡十几米,使得很多电动车不得不冲上人行道,或是蹿进机动车车流。

  非机动车道空间的日益压缩是广州市区存在的普遍问题,要么没有非机动车道,要么强行规划在人行道上。

  记者走访发现,如黄埔大道旁边的路缘石让非机动车道时断时续,电动车需要时常搬上路缘石台阶才能行驶。而在一些车流量更大的路段,则没有非机动车道。广州大道中两侧的非机动车道划在人行道上,早晚高峰期,电动车、自行车便在机动车道上自行交织穿梭。

  市民称改装也是无奈

  2019年4月15日,《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正式实施。新国标明确要求,电动自行车的最高车速不超过25km/h,当车速超过时,电动机不提供动力输出。

  然而,在走访中不少外卖骑手告诉记者,新国标电动车价格都比较贵,相较于买新车,用二手车和改装电池更加经济划算,动力也能支撑更远距离。“一般48V 12A的电池最多只能跑40公里,送一天外卖下来,我们至少要换3块电池。”

  “如果不换一个马力大一些的电动车,我配送的订单可能天天都会超时。”骑手小韩说,在违反规章和失去饭碗之间,他们只能被迫选择前者。

  新国标无疑也影响了很多需要骑电动车出行的市民们。在随机走访中,不少市民表示改装电动车其实是现实需求下的无奈选择。

  而经常要从江泰路骑电动车接孩子放学的王女士,给自己的电动车改装了一个车头支架,用来安装一把雨伞。“有时候遇到下雨的时候,自己还能穿雨衣,孩子如果没有伞可能就要淋雨了。”王女士也承认,这样的改装可能会增加路面上碰撞行人或车辆的风险,“只能路上开慢一些,尽量小心。”

  而在大学城上学的小周说,自己经常会遇到上坡的路面,“有时候骑单车载人会异常吃力。”思虑再三后,小周还是去车行花2000元买了部电动车,并且改装成了“威力加强版”。

  专家称缺乏有效监管

  “广州是一座平民城市,电动车是经济廉价的出行工具,能满足很多市民的生活需求。”暨南大学教授、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认为,电动自行车在短途点对点通勤中具有优势,而且可以弥补公共交通、私家车停车资源不足问题。

  据统计,目前广州现存电动车超过300万辆,每年新增数超过50万辆,但相应的非机动车道并不完善,矛盾较为突出。

  胡刚认为,广州城市交通中,存在电动自行车路权不公平的现象,现有的非机动车道匮乏。早前,广州市曾有完善的自行车道路网,但随着机动车增多,自行车道被压减,一些电动车便开上机动车道和人行道,这加重了事故发生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目前广州市交管部门对电动自行车的管理依据,是2017年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表决通过的《广州市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该《规定》指出,“在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的禁止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的区域内,禁止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记者梳理发现,在《规定》和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出台后,广州市都进行了数轮专项整治行动,然而电动自行车事故仍居高不下。

  “现行管理方式和市民选择存在很大矛盾。”广州市政协委员、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子殷研究发现,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生效后,广州在一个月内进行了3次整治行动,查扣了1.5万辆电动车。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较贵,市民为降低查扣带来的损失,一段时间反而出现了选择不符合国标的电动车的风气,即使被查损失也不大。

  广州市人大代表段安春认为,电动车乱象并非由于没有“高压整治”,而是缺乏“有效监管”。“由于电动自行车没有牌照,大部分电动自行车没有强制购买保险,不能办理机动车登记,导致交通管理部门的监管乏力,一旦发生事故极易产生纠纷。”

  南方日报记者 吴扬

  策划:姚燕永

  统筹:郭其龙 梁文悦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