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探寻广东发展轨迹 科技创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
返回

探寻广东发展轨迹 科技创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

浏览次数:574 分类:产经

11月16日,由中共广东省委网信办主办、广州、深圳、佛山、中山、东莞市委网信办协办,新华网执行的“粤兴粤盛勇立潮头创辉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网络主题采访活动在深圳圆满结束。来自40余家中央新闻网站、主要商业网站、港澳媒体和广东省内主要媒体、重点网站的记者编辑参加了为期5天活动。在这里,采访团深入广东改革开放一线城市,探寻广东发展轨迹。
农村建设从贫困到共同富裕
改革开放的序章从农村最先奏响。1978年12月,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在全国率先实施农业“大包干”,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事实上,在此之前两年,中山市板芙镇鲤溪村就开展了“联产到劳”的改革,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一举解决了村民温饱问题。
曾担任鲤溪村大队支书的林德成还记得改革开放前整个村子的“窘境”。1976年,整个村子有1/3的村民处于缺粮状态。为了解决缺粮问题,当时只有22岁的林德成不得不四处到邻村借粮,以暂时渡过危机。1976年下半年,在林德成的召集下,多名队委决定推行“联产到劳”。此后,鲤溪面貌为之一新:粮食产量大幅提升,率先改革的3个生产队第一年产量提高了50%,粮食平均亩产量达到800斤。如今,鲤溪村集体年平均收入180万元,辖区内有三资企业、私营企业、个体工业共80多家。
距离鲤溪村150多公里的深圳南岭社区,在40年前只有20多头耕牛、10多台打谷机,村集体经济不足7000元,人均年收入不足100元。40年后,这里高楼林立、社区和谐、产业发达,集体总收入达3亿元,人均收入达15万元,集体固定资产达30亿元。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定要让南岭村走出贫困。”张伟基说。为了引进内地一家电子厂与南岭村合办内联厂,张伟基带领队里的干部、群众挑灯夜战,突击修路,整治脏、乱、差,修整花木,村容村貌为之一新,终于引进了深圳第一家内联企业。南岭村向贫困宣战,至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已经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并走上了小康,每年仅从集体经济获得的收入,人均超过1万元。如今,据社区党委书记张育彪说,南岭村已经向培育高科技企业、建设现代化绿色新型社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现代化治理格局迈进。“通过科技创新,带着村民敲钟上市,这是我们的目标。”张育彪说。
民营速度从开工到投产仅用3月
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企业可以说是受益最大的群体之一。伴随着非公有制经济的持续发展,民营企业也踏上了繁荣之路。不少企业更是沿着“一带一路”倡议,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
改革开放为民营企业带来了生命。“格兰仕每走一步,都离不开改革开放的政策。我们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应运而生。”格兰仕董事长梁昭贤如是说。1978年,还是顺德县桂洲镇工交办公室副主任的梁庆德创办起乡镇企业顺德桂洲羽绒厂,这是格兰仕最初的模样。在创业初期,创业者没土地没厂房,只能找一块不花钱的土地,在一块河滩地上盖起了最初的工厂。为了进一步发展,格兰仕在1992年进军家电行业。在梁昭贤看来,“把一台微波炉从零到做到中国第一、全球第一,这是格兰仕第二次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发展到今天,格兰仕电器配件车间内,90%以上的设备都是其自主生产的。据了解,现在格兰仕的产品,已经远销200多个国家,“格兰仕是民营经济的一份子,从总书记到各级党委政府都这样关注这样重视民营经济,我感觉到这是民营经济新的春天,我们应该倍加珍惜更加拼命,加大投入,抓住发展的先机。这是我最大的体会。”梁昭贤说。
如果说,一双女鞋是广东企业踏上“一带一路”的敲门砖,你或许会觉得惊讶。然而,在东莞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讲述了他凭借一双双女鞋走出国门的故事。他说,早在2011年9月,华坚集团就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战略,在埃塞俄比亚这块非洲屋脊上建立起了埃塞华坚国际鞋城,埃塞华坚鞋城从开工建设到投产仅用了短短3个月,就使得当地皮革产品出口增长了57%,创造了埃塞的“华坚速度”。到目前为止,华坚在当地已建成了9条现代化制鞋生产线和配套的鞋材厂,解决当地就业近7000人,成为了埃塞俄比亚最大的出口企业。凭借完善的产业配套能力和稳健的经营实力,华坚国际鞋城被誉为“中国产能出海的最成功案例”,也成为中埃两国经贸合作的典范。
科技创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
创新是国家发展的不竭动力,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广东在自主创新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广州作为省会城市,更是要先行一步。近年来,广州大力推进自主创新,一批企业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如今以“高端高科技制造业高端现代服务业”为战略定位的广州无线电集团,在改革开放初期,还是一家以计划经济为主的传统国企。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其落后的体制不能适应快速发展的市场经济,这家老牌国企一度经历着“改革之痛”。1992年,广州无线电厂开始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程度最深的解困转制,重新调整产业结构及战略定位,开始布局金融电子、高端物业管理服务等领域,后来又成立广电运通研究院、院士工作站……到2017年,集团利润总额约18亿元,税收贡献10亿元。在现任广州无线电集团总经理、广电运通董事长黄跃珍看来,之所以能突围成功,扭亏为盈,发展至今日。一系列成绩的取得离不开改革,更离不开用技术创新为发展注入活力。
自主创新最重要的,就是解决“卡脖子”的问题。在东莞大朗镇,矗立着一个“国之重器”——中国散裂中子源。目前,全球建成的散裂中子源装置仅有4个。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分部副主任王生介绍,中国散裂中子源的投入运行,对我国探索前沿科学问题、攻克产业关键核心技术、解决“卡脖子”问题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散裂中子源就像“超级显微镜”,是研究物质材料微观结构的理想探针。中国散裂中子源通过自主创新和集成创新,显著提升了我国在高功率散裂靶、磁铁、电源、探测器及电子学等领域相关产业的技术水平和自主创新能力,使我国在强流质子加速器和中子散射领域实现了重大跨越。过去做相关实验只能去国外做,如今有了自己的散裂中子源,“以后相关实验我们就不需要再去国外了,而且我们的平台对全世界开放。”王生说。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