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榜样力量】他们是记者,他们是记录者!
返回

【榜样力量】他们是记者,他们是记录者!

浏览次数:493 分类:财经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记者合影。

  在深圳医疗队支援湖北期间,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随队记者靳阳懿、杨阳前往武汉,随队记者隋啸、王鹤宁前往荆州市监利县,从湖北不断为市民发回最新报道。一个多月以来,4名记者不畏艰险、深入一线,用视频、音频、图片、文字、vlog等多种形式发回救治一线的消息,为前后方加油鼓劲。目前他们都已平安回到了春暖花开的深圳,在人才研修院进行集中休养。

“寒冬里,出征!”

  2月9日晚,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的记者靳阳懿、杨阳和首批深圳医疗队一起,抵达湖北武汉江汉区。和深圳不同,湖北很冷,从酒店15楼俯瞰下去,街道上几乎没有车辆,冷清萧瑟。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记者靳阳懿。

  疫情形势严峻,深圳医疗队迅速投入到紧张工作中,采取“8-2-8-2”四班轮换的模式,作为记者,靳阳懿送过医护人员凌晨上班,也守候过他们凌晨下班,记录着白衣战士们最真实的工作状态:“有时候我们拍摄如果来不及的话,是拍不清楚的,那道勒痕其实是非常非常深的。我自己也进去过一次,最大感受就是在里面穿着防护服是一个密不透气的状态,整个人懵懵的,尤其是在半缺氧的时候。我的口罩和眼罩勒得我鼻梁特别痛、还有两个脸颊也特别痛,几乎是喘不过气的。那个状态不是说出来以后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消掉的。那天我在舱内待了4个小时,一直到第二天戴上N95口罩我的鼻梁还是痛的。”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记者。

  体验过医护人员的辛苦,更觉得他们伟大和不易。在武汉工作期间,靳阳懿和杨阳跟随医疗队,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内部进行采访和拍摄。实际上,收治在医院的患者,都是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重症、危重症居多,和病患待在同一个密闭空间,危险程度可想而知:“我们医生给了我们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比如说病毒是蚊子,因为平时你在路上走个一公里,才碰见一只蚊子,你在房间密闭空间里,可能只关了一只蚊子。但是你在方舱内,就是你身上周边都是蚊子。比如说病毒是蜜蜂,然后我们进了方舱医院就好像捅了马蜂窝、捅了蜜蜂窝。”

“医生的武器是药品和针筒记者的武器是摄像机和话筒”。

  如果说白衣战士抗击疫情的武器是药品和针筒,那记者的武器就是摄像机和话筒。身穿厚重防护服的靳阳懿和杨阳,在医院内部紧随医疗队员,拍摄下了许多珍贵的镜头。靳阳懿说,直到“弹药”用尽,他们才下“火线”:“那里面是最直接去接触患者和医生的,因为我们电视语言是要呈现画面的,是通过画面的冲击力和感染力来带给大家真实的效果。因为一是要节省防护服、二是要保证自身的安全,我们像雷神山和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都是各只进去了一次。像我们在雷神山做了探访病区的一条片子、里面小人物故事的一条片子、中医队的治疗方法的片子,同时还配有一些新媒体和VLOG这样的段视频来发,所以我觉得我们那次进去采集素材量还是蛮大的,我们拿的两个GO-PRO进去都拍满了,没电了才出来的。”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记者靳阳懿。

  对靳阳懿来说,进舱内的感觉可以说终身难忘:“期间我有过害怕、有过紧张、有过兴奋,这样感觉是一个交叉存在的状态。比如说第一次进方舱医院的时候,我就有些忐忑、有些害怕,但是真的当走进换防护服的那个房间的时候,害怕的感觉就没有了,你只在想哪里还没有防护好、有没有再需要加补的贴胶布的地方,但紧张还是会有的。但当你再次推过三道门,进入到污染区也就是病区以后,也就完全不会再多想,因为我是带着自己的工作进去的,我就在里面去想如何去做好采访,那个场景该怎么拍。紧张焦虑和兴奋,这三种状态是在不同时期出现的,很有自豪感也很有存在感,也让我能够铭记终生。”

  作为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第二支记者小分队,2月14日,记者隋啸、王鹤宁随深圳援鄂医疗队去了荆州,医疗队被指派往荆州市第四严重的区域——监利县进行援助。真正直面抗疫的最前线,给隋啸内心带来了一定冲击,但对他来说克服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直面恐惧:“给我很大的一个感觉就是,因为病毒跟地震这些自然灾害还不太一样,它是看不到的,但是那种恐惧的氛围你又是实实在在能感觉到。其实我当时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太多,做过最坏的打算无非就是被感染。但是我没想到我可能会死。所以其实我刚开始去也是比较紧张,但是当我看到医疗队员他们像往常一样正常工作,因为他们的专业知识带给了我很大的平静,平静了我的内心,所以他们照常工作我也照常工作了。”

  在采访报道医护人员的过程中,隋啸常常被他们敬佑生命、科学救治、甘于奉献的精神所打动:“下班之后她回来跟我们说,从第一分钟开始就想着要下班,给你一个非常自然的反馈。但她也说当看到病人的时候,她立马就又回到了工作状态。我们说抗疫,抗击病毒,其实它更重要的是人和人之间关系的建立,作为医护当你进入到那个病房的时候,你想的并不是我要消灭病毒,你想的是我要拯救另外一个人、我去帮助另外一个人。包括我们做记者也是一样,我们到那里之后,我们也是跟着人在走,我们抓住的其实是每一个人他在那个环境里的状态、表现出来的心情、表现出来的一些思考,重要的还是你眼前发生的一切。”

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记者。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湖北街头的车慢慢多了起来。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将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沉寂数月的武汉正逐渐“醒来”。3月20日晚,在援鄂36天后,隋啸与同事们随医疗队回到了春暖花开的深圳。

  这段与医疗队伙伴们经历的肝胆相照、共同进退的患难岁月,让隋啸重新认知了许多事情,也让他有勇气更加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因为之前也有人问我,你有没有什么想拍的东西?你有没有想做的事情?我想了想,其实我10年前就有想做的东西,但是10年过去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开始。并不是我忘了它们。所以我想的就是,可能从这个节点开始,我要想一想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我其实一直有在想,但是我没有去做,可能未来的10年我会把以前的那些想法捡回来。”

  来源:广东学习平台

  作者:《深视新闻》栏目组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