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56粒降压药,火神山当垃圾工34天!竟是广东国企副总……
返回

56粒降压药,火神山当垃圾工34天!竟是广东国企副总……

浏览次数:380 分类:财经

  1

  这一天,武汉大雪纷飞!

  火神山白皑皑一片,踩上去却是泥泞之路。

  “兄弟们,出发了!我们同出同进,有苦一起扛,有乐一起享,保护好自己一个也不能出问题……”

  说完穿好西装系好领带,出入在甲级写字楼与星级酒店。然而,这只是寻常。但这一次,不!寻!常!

  他们穿好防护服、戴上口罩、套上手套,出入的也不是写字楼和酒店,而是医院隔离区的医废堆放场。

  地点也不是在往昔的广州,而是跨越千里之外的武汉火神山医院。

  不再是经理、主管,甚至副总,此刻就是火神山的医废清运志愿者,若还有第二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共产党员!

  瞬间化身“垃圾侠”,在寒冷的雨雪天,志愿成为火神山医院不亚于医务人员最脏、最累、最危险的医疗垃圾搬运工,“包揽”了火神山隔离病区所有的医废清运处理。

  在电影或小说里,我们常常会听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总裁化身穷困潦倒的乞丐或在工地当起了农民工,一个月后被获悉,人们争相拥簇。他说,这是为了体验生活,要记住生活中的种种磨难与艰辛……

  然而,这只是为了体验生活!

  今天的真实故事,情节有所相似,但性质却大为迥异,远远不是为了体验生活,不是闲着去找乐子,以显高风亮节的行为。

  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放着好好的副总不做,只是为了来火神山“过瘾”?

  一不小心随时都会有感染的风险,面对危险系数极大的苦力活,没有人愿意拿生命开玩笑!

  2

  一切源于疫情下火神山的支援需要,面对这个集中国之智慧、举国之力火速建设而成的“超级医院”,面临着专业物管人员与保洁规范管理的空缺,他们志愿报名,放弃春节与家人享“天伦之乐”的时光,毅然“逆行”奔赴,从广州辗转前往“疫区”武汉。

  作为专业的物管人员,他们有些有着超过30年的工龄,有些是业界的年轻精英,而领队就是来自广东一知名国企旗下的副总经理李海元,也是这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


  初初志愿来到火神山医院驰援是为了发挥自己所长,带领接管火神山医院的军方人员进行后勤保洁的规范工作。

  但一切远超他们的想象,军队都是医务人员,在他们到来之前,基层的保洁人员尚处于空白,说实在点就是在隔离区负责搬运医废垃圾的工人:缺!

  怎么办?

  我们是来支援后勤物业管理的,但这搬垃圾,而且是传染病医院的医疗垃圾……

  后退?

  即便工作与原所构想的大相径庭,看到火神山上一片忙碌的身影,看到人民解放军不畏艰辛、不遗余力的无私付出,想到出征仪式时的信誓旦旦,想到背后所代表的企业,作为来自广东的第一批国企“志愿军”代表,他们似乎不可能找到“后退”两字……

  既来之则安之,吾心安处是吾乡!何况,武汉是我当兵服役的故土,又怎能“临阵逃兵”?

  上!

  作为队长,李海元这样勉励自己,也勉励大家,但事实上,这一支6人的队伍“英雄所见略同”,大家想到一块去了。

  这支志愿成为“垃圾搬运工”的队伍,来自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旗下的珠江物业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1月30日下午,接到集团公司的通知,要组建一支志愿队伍前往火神山驰援,有着30多年党龄、年届52岁已做爷爷的李海元,看着大家踊跃争先,不假思索地回了三个字:我报名!

  2月1日上午,名单下来了,从78名的志愿者中,当然也包括多位女性,最终综合了专业及体力等因素,选择了6名男性,都为党员,其中4个退伍兵,当中就包括了李海元,同时他既是领队,又是临时党组书记。

  李海元被选中的理由很简单,虽然年龄上最大,但他一是老党员,二是退伍兵出身,三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有着多年的丰富经验,最重要的大概还是来自他的决心。

  粗发!52岁,带着56粒降压药,李海元领着5位“战友”出征。

  2月3日,经过一天半精简的防护专业知识培训后,上午在集团举行简单的“出征仪式”,下午高铁出发。

  3

  别以为高铁4个小时就可从广州抵达武汉了,这只是平时。

  彼时,处于“封城”下的武汉,高铁已经不通,队员们只能选择来到一半路程的长沙。

  在长沙转乘巴士。然而,从珠实武汉分公司派过来接车的同事,到达长沙时,只能选择在靠近长沙城的服务区停下,而不能进入到城区,后在长沙分公司的协助下,派车前往将队伍送到服务区。

  几经辗转,一番波折下,最终抵达武汉,此时已是凌晨。

  2月4日,队员们来到了火神山,并与武汉分公司先行派出的6名队员组成的志愿队(其中2名女性)“会师”。

  当时的火神山正处于交付时期,他们看到的既是一个大工地,又是一个救死扶伤的战场,大家都心有余悸,但也深有感触,感觉一副重担将落在自己头上。

  接下来,两支12人的队伍“承包”了火神山医院隔离区内的“医废垃圾的收集和清运,外围区域消杀、道路保洁”等三项主要工作。

  我们都很清楚,此次疫情的危险在哪?作为收治新冠肺炎病患的火神山医院,隔离区意味着是最危险的区域,一不小心未防护,随时都有感染的可能。

  由于人手非常紧张,起初12名的志愿者最多一天要运送500桶垃圾。

  半人高的垃圾桶,一次要拉两个,在泥泞的工地需拖行最长1公里,最艰难的是恰恰遇到了武汉寒冷的雨雪天。

  “一开始面对很多困难,不过我们也没当回事,换上防护服后就开始干了,后来不干活反而会冻得哆嗦。”李海元的经典之句。

  4

  在火神山的战疫日记中,他们这样写到——

  2月7日 雨水汗水

  今天,武汉依然寒风刺骨,队员们早起简单洗漱及测量后,便匆匆出门奔赴火神山医院,开启一天新的工作。路上依旧是泥泞的道路,依旧是杂乱的工地现场。队员们很快适应了这一切,快步走进凌乱通透的“临时换衣室”,在相互帮助下,麻利地换上防护装备,便走进医院隔离病区开始一天的清洁消杀工作。

  泥泞的道路加上笨重的防护服使得转运工作异常艰难。不一会儿,队员们便汗如雨下,这样的状态会从早上的8点30分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多。结束工作后,脱下防护服的兄弟们打趣道:“外面下着雨,我这防护服里面也在下雨啊”。

  2月8日 苦中之甜

  因今天的防护用品未配置到位,我们无法进场工作,都显得有点焦急,在工作群里反复询问情况。当天正值元宵佳节,是本该与家人团圆的日子,队员们却身处异地抗击疫情。

  在等待防护物资期间,两位支援的女同志简单的为队员们准备了汤圆。在有限的条件下能吃上一碗汤圆,大家觉得异常珍贵,都异口同声说,“这个节日和队友们一起度过,也是一种别样的团圆!能为抗疫贡献自己一份力量,也是非常有意义和难忘”!

  2月9日 不能停

  今天,武汉的天气跌至零度以下。阴冷的天气还带来了一个坏消息,防护服又短缺了!作为抗疫志愿队队长的李海元同志十分焦急,连忙协同武汉珠江的队员王国彬积极与多方协调沟通防护用品配备事宜。一天下来,两位同志打了数十个电话却却始终未能解决防护服短缺的问题,队长李海元有点沮丧。

  “没有防护服,我们也不闲着,我们还有口罩和手套,我们到外围消毒去。”队员们的一句话让李海元深受鼓舞,经和院方沟通后,队员们赶紧戴上装备对火神山医院外围施工区域进行消毒作业。

  2月10日 迟来的喜悦

  当天上午,队长李海元和队员王国彬受邀参加军方组织的火神山医院现场会议,与军方人员实地了解工作行走路线,并就防护服及垃圾转运车短缺、无换洗间等问题与军方再次沟通。

  下午终于等来了好消息,接军方通知可临时解决防护服短缺问题,并要求立即清运医院内的医废垃圾。

  得知消息后,队员们异常开心,马上换上防护服就赶往医院的隔离区组织医废垃圾清理工作。

  2月11日 痛并坚守着

  当天,军方陆续补充了防护服,这可算是一个可喜的消息。随着火神山医院病员收治量暴增,医废垃圾的数量也暴增。在没有转运车的情况下,队员们只能徒手地将垃圾一桶桶地拖行至统一的存放点,有些距离长达一公里多。

  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不少队员出现了体力透支情况。但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没有一个人放慢步伐。

  超负荷的工作让队员们的脚被磨出水泡,产生了裂口。大家没有任何怨言,对伤口做简单消毒后便早早的休息,以保证明天有充足的体力和良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到更加繁重的工作中……

  5

  2月17日上午,珠实集团在首批6人的基础上,再次派出12名抗疫志愿者从广州启程奔赴火神山医院支援首批志愿队伍(其中两人从武汉出发)。

  两批队伍18人的“垃圾侠”志愿队,被誉为广州珠实总部在火神山医院的“十八罗汉”。

  连同武汉分公司的6名志愿队成员,24人力证了珠实“红色物业”的优良基因。

  3月5日,作为24名队员中的两朵“队花”,冯莹和鲍雨薇度过了她们入驻火神山医院驰援的34个日子。而这一天,年轻貌美的鲍雨薇迎来了27岁的生日。

  这是一个没有亲友陪伴、没有生日礼物的特别生日,所谓的蛋糕就是早餐吃剩的吐司面包……而这一切,对她而言,已经很幸福,因为这是人生最有意义的生日!

  队友们送来了祝福,也说了大实话:“火神山的她,美过樱花……”

  没有路自己走出来;没有拖车,自己人力拉,没有防护服,只要还有口罩和手套,可以先做的工作先解决,绝不能浪费半点时间,真真切切用行动演绎了“时间就是生命,疫情就是命令”!

  这个工作的艰辛程度,不仅仅是梁静茹给予的“勇气”,更是不负使命的精神毅力。

  3月12日,古歌连线采访了刚战斗“满月”尚在武汉“隔离”的领队李海元。难掩激动之情的这位副总讲述了整个志愿奔赴武汉的过程,也道出了几个战友们的感动故事。

  在火神山医院收集垃圾工作时,手指被划伤的钟进进;雨天拖运垃圾时,雨靴被钉子戳穿导致脚板受伤的罗传顺、魏岳林、赖传峰;因拖运垃圾行走至脚板磨出水泡的钟进进、赖传峰、李増云、耿相良、魏岳林……

  他们都是受伤后仍继续坚持,只是作了简单的消毒,便投入战斗!

  想必大家都知道,医疗垃圾不同于生活垃圾,手被割破,感染的可能性就更大,仍继续上场,不过是军人出身的男子汉不想被笑话矫情,更是时间紧迫,不忍兄弟们在苦战,自己在休息。

  幸运的是,至发稿时止,他们中没有一个被感染!

  除了受伤的队友,在工作中因淋雨而导致感冒,却带病坚持工作的杨光博、赖传峰、罗传顺;作为队长的李海元与队友刘造平更是高血压病的常年服药者……

  在这个“兄弟连”里,没有一个是最基层人员,都是来自不同岗位的公司骨干,然而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是最基层的“垃圾清运工”!

  24名队员中,有2名90后,分别是鲍雨薇、魏岳林。曾经我们以为没怎么受过苦的90后,这一次他们的担当精神,同样也让我们想起援鄂医疗队里90后敢于冲锋在前的身影!

  虽然常常调侃说,90后已经步入30岁的“中年”,但对于更多的91年之后的人儿,不过是20几岁,尤其是99年的,才过20周岁不久,对他们而言,这又是一个新时期“激情燃烧的岁月”……

  “虽然苦、虽然累,但是很值得,为我及我的兄弟们自己所做的这件事,以及为火神山医院带来的一分力量感到无比光荣!”李海元最后说。

  人生有许多坎,经历了这“拼命”式的驰援洗礼,日后的人生不再有“至暗时刻”,即便不一定是高光时刻,但干净的灵魂无畏……

  一些年轻的队员甚至在驰援“满月后”主动持续第二次的逆行。

  驰援火神,日月有光!

  作为一群另类的“白衣战士”,火神山背后的英雄,虽然他们的“角色”容易被忽略,但历史会铭记。

  火神山,曾经有个52岁带着56粒降压药的副总,领着一批志愿做苦力的战友们,奉献过……

  记住他们的名字,第一批6人:领队李海元,队员赖传峰、罗传顺、钟进进、李增云、耿相良;第二批12人:领队刘造平,队员魏岳林、印高平、郑强、耿相明、候尧、胡垂民、刘三才、赵阔、杜志贤、周建军、秦更友;武汉分公司6人:王国彬、王存高、朱安心、杨光博、冯莹(女)、鲍雨薇(女)。

  你们,是火神山另一道美丽的风景!

  同为光荣的“逆行者”,作为粤企的代表,广东亦因你们的精神而骄傲!

  来源:古歌读舒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