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警察故事:子弹击中执勤民警,350多名民警围剿持枪匪徒
返回

警察故事:子弹击中执勤民警,350多名民警围剿持枪匪徒

浏览次数:345 分类:新闻

  岁月静好是因为总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他们,面对持枪歹徒临危不惧,全力追捕;他们,帮助走失30年的家人团聚……今天是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让我们穿过时光隧道,一起回望佛山南海警察惊心动魄的故事。

  一颗穿过头颅的子弹

  潘耀洪,现任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丹灶派出所教导员。在他时时绷紧的坚毅的下颌上,有一个略显扭曲的伤痕,那是一场枪战留给他的印记。

  1993年1月6日晚,广佛路上,一声枪响划破夜空,这是当时南海建市后首起警匪枪战。

  彼时,熙熙攘攘的南海大沥大发市场里,商人们常用麻包袋装着现金来此交易,歹徒也看准在这个市场活动。

  当晚,当时的南海市公安局大沥分局刑警潘耀洪和保安队员何锐敬正在市场执勤。18时15分,潘耀洪发现一名男子形迹可疑,便假装借火抽烟向他靠近,乘机进行检查。此时男子却如受惊的兔子猛地弹起,伸手入怀亮出乌黑的枪柄!

  “此人有枪!”那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潘耀洪没有任何迟疑,猛地上前一个弓步擒拿,扯过男子手臂死死压住,何锐敬同步上前两人合力把这个人按倒在地。此时,一个人影突然从后窜出,“砰砰砰”朝潘、何连开数枪。潘耀洪头部中枪,负伤倒地,但他的手仍紧紧抓住歹徒的手不放;何锐敬的左肩、右腿和右手各中一枪,也负伤倒地。正在大发市场内巡逻的民警陈炳能听到枪声立即赶来,两匪徒已挣脱乘夜色逃去无踪。陈炳能立即通过无线电通讯台向大沥公安分局和南海市公安局报告。鲜血从潘耀洪的头部汩汩而出,染红了身下的地面,救护车呼啸而来,而同时,一张不胜不休的追捕大网也迅速铺开。

  案发后几分钟内,350多名民警,73名治安队员,50多辆汽车,近百辆摩托车投入战斗,在1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布下围歼大网。经过两个小时的围追堵截,其中一名匪徒遇到卡哨时意图开枪拒捕,被当场击毙;另外一名匪徒再次逃脱后被群众发现行踪,在追捕中被击伤活擒。

  经全力抢救,战斗中受伤的民警和治安队员脱离生命危险。那颗有致命危险子弹从潘耀洪头部射入,下颌射出,他奇迹般地逃过生死大劫。

  1993年3月2日,潘耀洪伤愈归队,荣立个人一等功。

  一顶被子弹洞穿的头盔

  这顶被子弹洞穿的头盔,被珍藏于佛山市警察历史博物馆。望着它,那纵横斑驳的划痕,空洞处隐现的锈迹,仿佛在诉说在那场生死之间的枪林弹雨里,曾经佩戴它的南海警察是如何英勇无畏。

  头盔被一颗子弹贯穿的时候,戴在当时还是罗村派出所巡警中队民警叶振华的头上。

  1995年7月12日晚,叶振华值完班在家休息。突然一阵急促的bb机呼叫声响起——是指挥中心急CALL。叶振华迅速赶回单位,领导和同事们陆续赶到,大家按照上级指令火速集合,直扑某度假村——那里正是穷凶极恶的歹徒的藏身之地,其身上有枪有弹,还有挟持的两名人质。

  到达度假村后,叶振华按照安排参与外围警戒。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侦查组、谈判组相继前出开展工作。突然,前方传来一声枪响,现场指挥员指令外围警力向前推进收缩包围圈,准备开展最后攻坚。叶振华前进至歹徒藏身的别墅门前,以卧姿警戒。

  此时,枪声大作,警匪双方爆发激烈交火,子弹拖曳的光尾闪亮了夜空,叶振华也举枪射击。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叶振华感觉头部如被重击,双耳鸣响,两眼发黑,本能地摸了一下额头,发现颇多血迹。

  “华,你中枪了!”身边战友赶紧靠拢过来观察,大家发现叶振华的头盔上赫然出现一个弹孔,赶紧将其送至后方医疗点。经过简单诊治,叶振华的头盔挡住了这颗致命而罪恶的子弹,留下一个被穿透的弹孔,叶振华本人除了额头擦伤之外并无大碍。在随后的总攻中,恶贯满盈的匪徒被成功击毙。

  至此,这场震撼珠江三角洲地区的警匪生死之战终于落下帷幕。叶振华荣立个人三等功,在枪战中的为其挡下致命一枪的头盔现被珍藏于佛山市警察历史博物馆。

  一条走了30年的回家路

  2018年5月23日下午3点,平洲派出所里,一群警察簇拥着一个中年妇女,围在电脑前。

  民警打开微信视频,坐在他旁边的林珍妹有些局促,她用手摩挲着裤子,对着视频开始“求证”发问——“我9岁时,爸爸你是不是跟妈妈分开过一段时间?”“我走丢的时候穿了一双红色水鞋,是不是?”……视频那边,是贵州六盘水的一个派出所。老夫妻操着当地土话的回答经过贵州民警的“翻译”,对林珍妹的提问一一给出了肯定的回复。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林珍妹的身上,只见她嘴角以细微的幅度、极快的频率抽搐着,压在心头30年的心结,打开了。她红了眼眶,圆滚滚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滚下来。

  30年前,九岁的她被人从贵州拐到福建。虽然养父母待她极好、并从未隐瞒她被拐卖的事实,还多方努力帮她寻亲,但30年来,乡音已改,回忆已逝,她结婚、生子,辗转打工,都不曾放弃寻找亲生父母的努力。30年后,在南海打工的她,听一个顾客的建议,抱着一丝希望,来到派出所报案求助。南海警方对此高度重视,她的检材样本经由南海公安DNA实验室进行了精心的比对。经过细致工作,民警在全国打拐DNA数据库里成功比中她亲生父母的信息,并第一时间联系贵州方面核实确认。林珍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远在福建的养父母,一家人在电话里喜极而泣。

  5月26日,从没坐过飞机的林珍妹在南海民警的护送前往贵州六盘水归家认亲。航班降落,林珍妹与已经年迈的父母紧紧相拥泣不成声。

  警魂传承——儿女承父衣钵从警

  每年的清明时节,南海公安的民警们都会来到位于大沥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简朴而隆重地举行仪式缅怀公安英烈。其中,严杰、叶紫宁这两位青年民警会在大家献花绕行之后,来到纪念碑前再敬一个礼,默然伫立一小会儿,这是他们与自己父亲的默念与对话。

  严杰,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监管大队民警,南海公安烈士严澄中之子;叶紫宁,佛山市公安局狮山派出所民警,南海公安烈士叶锦辉之女。

  1994年4月3日晚,一伙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屡屡作案的持枪4匪徒正驾驶一辆劫持而来的豪华轿车兜风。该车在松岗镇附近转来转去,引起正在龙头路段侦查一宗马达盗窃案的民警严澄中、叶锦辉的注意。两警忠于职守,把这台豪华轿车截停,要检查车辆。司机将证件交给民警查验,车内一名男子乘民警注意力分散,把一把手枪塞到司机手中。严澄中、叶锦辉两位民警亮起手电筒,正低头看证件,歹徒抓住这一机会,“砰、砰”朝他们头部各开一枪,两名民警当场壮烈牺牲。

  一个月后,叶紫宁出生。“我出生前,爸爸就离世了,妈妈很少在我面前说起爸爸的事。”叶紫宁回忆,“大概是五六岁的时候,有次妈妈和朋友聊天,被我听到了。我这才知道,爸爸是英烈。”

  “如果是儿子,我取名,是女儿,你取名,她想做什么都可以。”这是叶紫宁出生前一个月,叶锦辉留给妻子的话。“想做什么都可以”,但叶紫宁偏偏只想当警察。“爸爸是一个不怕牺牲的民警,是一个英雄”,叶紫宁说,知道爸爸的事迹后,对警察就很崇拜,觉得警察很英勇,就自然而然想当警察了。“妈妈也知道警察很危险,但妈妈也有警察情结,敬佩警察,所以一直很支持我当警察。”

  “不知不觉,父亲离开我和母亲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严杰说,没有父亲的日子里,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好不容易熬到他大学毕业,岁月的痕迹却也爬上了母亲的额头。毕业后,他也在众人的期待中选择继承父亲未竟的事业,穿上警服,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在光鲜帅气的警服背后,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这当中背负着多少辛酸与汗水,为保一方平安,人民警察必须学会舍弃。”严杰说。

  南都记者 刘军艳 通讯员 程骁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