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盲人按摩师吴辉洲:不甘平庸 逐梦的路上步履不停
返回

盲人按摩师吴辉洲:不甘平庸 逐梦的路上步履不停

浏览次数:467 分类:新闻

  “嗒、嗒、嗒”,墙壁上的开关被快速按下,大厅里的灯接连亮起,其中一盏闪了闪。

  这是广州日升大厦一楼的“日康盲人按摩院”。来自湖北荆州的吴辉洲是这家店的老板,也是一名一级视力残疾的盲人。这家店里,有9名盲人按摩师。

  在第31个“全国助残日”来临之际,记者走进广州日康盲人按摩院,听听按摩师吴辉洲的逐梦故事。

  怎样的人生不平庸?

  “我不喜欢平平淡淡,不希望过很平庸的一生。”说这句话的是吴辉洲的太太夏鹏辉。

  这对向往不平庸的夫妇,一直都有一个开店梦。

  2001年,23岁的吴辉洲来到广东打拼,12岁就失明的他,那时已学习按摩7年。在这里,他收获了爱情,遇到了太太夏鹏辉。

  夏鹏辉也是一名视障人士,二级视力残疾的她,还勉强看得见一些光影。

  夏鹏辉性格开朗乐观,她觉得既然疾病没法改变,就逐步去适应,过好每一天就好。而吴辉洲会对未来的生活有一些规划,比较有格局且稳重。

  俩人在相处了近3个月后,决定携手同行。

  按摩这份工作十分消耗体力,一天下来双腿酸痛,手掌用力后更是疼痛刺骨。刚开始在别人店里打工时,吴辉洲按一个小时只能获得15元的提成。“有一天我想,我是不是也能在广州开一家按摩店?”

  2007年,吴辉洲在太太的支持下,租下了一套一室两厅的房子,第一次尝试开按摩店。对吴辉洲夫妇而言,这样“向前一步”需要很大的勇气。

  创业不易,他们接手按摩院

  第一次开店比较顺利,小店平稳地经营到了2009年初。直到房东通知他们要将房子收回。

  第二次开店,却让他们前几年攒下的钱打了水漂。当时他们看中了一套房屋并立即签订了为期5年的租赁合同,装修结束,消防安全审批却过不了,他们最终损失了十多万元。

  正当夫妻俩犯愁时,一通电话带来了转机。

  吴辉洲曾在日康盲人按摩院工作,得知原老板想转手,吴辉洲在2009年9月盘下了这家按摩院。

  夫妻二人对店内格局和装修进行了改善,还专门联系上了技术好的技师回来工作。唯一没变的,是以前的店名——“日康按摩院”。

  “做按摩这一块确实辛苦”

  吴辉洲将传统的按摩方法进行改革,根据客户的年纪、性别、身体状况和按摩目的进行分析和评估。在店里,有整齐叠放好的按摩毛巾,几条鱼在明净透亮的鱼缸里游来游去,按摩师们也穿着干净的白大褂。吴辉洲还买来几个扫地机器人,每天都进行全方位打扫。

  只有一件事,吴辉洲无能为力——技师的水平有待提高且年轻技师较少。

  吴辉洲说,盲人能选择的工作本来就不多,追求待遇是人之常情,“我了解到有的盲人学了播音,有的学电子商务,做按摩这一块确实辛苦。”

  “这种收获是我以前想不到的”

  按摩院经营久了,自然有熟客,曹先生是日康按摩院的老朋友。在他看来,吴师傅通过自己的按摩技术不仅能自食其力撑起这家店,还为不少残疾朋友提供了工作岗位,很令人尊敬。

  在按摩时,客人会和按摩师们闲聊,交流彼此工作方面的事。“这种收获是我以前想不到的。”吴辉洲坦言,在打工之前,自己的认知空间很窄,“不清楚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会不会接纳我们,其实出来以后感觉社会各界对盲人都很关照。”他说。

  奋斗路上有困难也有希望。今年夫妻二人买下了对门的闲置铺面,有了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按摩院。

  新店的装修也多亏有了朋友帮助。负责装修的装修队是老客人、老朋友——刘女士一家,他们从家具材料、数量的搭配上都尽力帮夫妻俩省钱。

  巷口多了一处暖心指引

  说起来,日康盲人按摩院的位置不算好,它“藏”在一条巷子里。

  去年疫情期间,一天进店按摩的客人只有五六个。吴辉洲算了算,当时房东每个月减免了5000元租金后,店里每个月还是要支出3万余元,压力确实不小。

  面对这样的情况,华乐街道同意按摩院做了一张宣传海报,贴在巷子口吸引客人。“除了街道,省里也对我们有就业补贴,解了燃眉之急。”

  “其实社会没有抛弃我们,而是需要我们,我们要更好地为社会付出。”

  新店的装修接近尾声,大家常常会去新店转转,摸一摸架好的隔断,踩一踩铺好的地板。尽管他们见不到新店的样子,但如同“日升大厦”的名称一样,新的希望,正在冉冉升起。

  南方日报记者 关喜如意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