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佛山中南铝车轮改变了世界铝轮毂制造行业生态
返回

佛山中南铝车轮改变了世界铝轮毂制造行业生态

浏览次数:517 分类:产经

3月10日,一辆载满铝制轮毂的货柜车缓缓开出厂区,沿广佛路前行,从佛山大沥出发走向世界。广佛路,连接传统制造业重镇佛山和对外贸易大港广州,沿广佛路两旁一度遍布铝型材厂。这家名为中南铝车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车轮”)的企业,生长于斯,他们经营着将最柔软的铝锻造成比钢还坚硬的汽车配件制造生意,改变着世界铝轮毂制造行业的生态。

哈雷戴维森的首款概念电动摩托车LivewireTM由这家工厂定制。一汽大众佛山工厂过半汽车轮毂产自这里。

30

 

 

这家国内最早的铝合金车轮供应商,已成为美国哈雷、美国北极星、英国凯旋、日本雅马哈、长安福特、德国奔驰、一汽大众等知名品牌的长期合作伙伴。3个月前,福特公司专门向这家企业颁发了“卓越品质奖”,以褒奖中南车轮与其合作的项目在过去24个月里从未有过任何出错记录,中南车轮是唯一一家获颁此奖项的车轮零部件制造商。

A.研发低压铸造工艺 三年时间掌握核心技术

被一通电话从铸造车间里“挖”出来的罗惠敏匆匆步入公司会客室。在不少国内制造业企业仍为订单发愁的时候,这家企业今年的春节假期史无前例地只有三天,大年初三便已开工了。

一汽大众佛山工厂过半汽车轮毂产自这家工厂,而哈雷戴维森的首款概念电动摩托车LivewireTM上的轮毂也是从这里出发,经一个月航行后到达大洋彼岸,镶嵌有“佛山制造”的这款新车已于去年6月闪亮登场。

这并非中南车轮与哈雷的首次合作。仓储区里设有的哈雷专区说明了这一点。在美国哈雷评选的“2014年最佳供应商”中,中南车轮击败上千对手占据了仅有的四个席位中的一个,美国海外供应商中,这是唯一一家获此殊荣的企业。

赢得哈雷认可的“敲门砖”,是来自罗惠敏所带领的团队研发的低压铸造工艺技术。罗惠敏是中南车轮的总工程师,他同时也是中南车轮铝合金车用零部件研究院的院长。

随罗惠敏走入铸造车间,刚刚压铸完成的轮毂正逐个被打上钢印。严格的质量监控贯穿整个生产流程,打上钢印是为了让每个轮毂的来源可追溯。

超宽的轮毂尺寸,暗示这批轮毂正是哈雷机车上重要的组件。“哈雷公司评价你是否有能力的重要指标,是看你能否运用低压技术来完成轮毂铸造。”轻抚最上层的轮毂,罗惠敏表示一个铝轮毂的生产需要经过铸造、试制、精加工等多个工序,一件产品如果出现问题,九成原因来自铸造环节。

铸造工艺的考究可想而知。在业界,但凡高端摩轮均采用低压技术铸造,中南车轮拥有这项技术的自主知识产权。罗惠敏的团队花了三年的时间去掌握这些技术。光是模具便耗费11套。虽然当时国外已掌握了这套技术,但由于技术封锁,即便是经验丰富如罗惠敏这样的工程师,也无从得知个中奥秘,只能自己摸索。

一次又一次的建模和试验开始了,而试验一次的时间就需花费三周。“我们的低压生产工艺试验超过40次, 坚持了三年,靠的是一支超过30人的团队合作完成。”罗惠敏将成绩归功于团队。

B.凭过硬技术 4个月助力哈雷推出首款电动车

美国电影《复仇者联盟2》里,随着“黑寡妇”扮演者斯嘉丽上演从飞机里跳落的经典一幕,她座下的哈雷戴维森首款的概念电动车也由此进入公众视野。对有着超过110年历史的哈雷而言,首款电动车的推出具有里程碑意义,它意味着哈雷从固守V型双缸的保守策略迈入了潮流前线,并开创电动机车的先河。

但这里存在一对矛盾——尽可能地轻量化和尽可能地结实。在一台74匹马力的电动马达驱动下,这辆摩托车在城市和高速混合路况下的最大巡航里程要达到145公里,实现从零到100公里每小时的加速过程不能超过4秒。澎拜的力量要求车身的每个零部件有着最佳的安全性能,而作为车身上最大零部件之一的车轮,却需要做到最大限度的轻量化,以保证电动车的上述性能得到最大发挥。

“这是一组自相矛盾的愿望,而我们负责实现它。”在中南车轮有限公司的会客厅里,梁权辉大声地宣布。他是这家公司的总裁,正是他组建了中南车轮铝合金零部件研究院,任命罗惠敏为院长。

这个看似难度极大的愿望实现起来仅耗费了4个月时间。“起重要支撑的两个车轮轮毂,单个的设计载荷需达到750磅,这是一个相当于350公斤左右的力。”罗惠敏说,按照流程,接到图纸后,他们需要先进行工艺设计,计算出如载荷等关键的要素内容。双方确认无误后,团队开始做模具设计和工艺开发,继而开始试制。之所以只用了4个月,是因为试制是一次性完成的。罗惠敏说,这与企业的工艺水平直接相关。

“我负责的就是管理整个流程,做现场处理,适时改善方案。”罗惠敏说。

C.痴迷技术20年致力铝合金轮毂前沿开发

已经26岁的中南车轮也曾有过调整时期。2012年被收入高力集团旗下前,曾遭遇连续三年亏损,身为技术骨干的罗惠敏也多次接到过创业邀约,但他并没有离开,“未想过挪窝”。

罗惠敏曾在徐州一家航空企业工作10年,这家企业专事飞机发动机的配件生产。1996年初,他调到当时还是集体企业的中南车轮,此后便再没挪过窝,在技术研发岗位上一干就是20年。

他的老板、中南车轮有限公司总裁梁权辉向外人介绍罗惠敏,称他是总工程师、院长、所长。“老板给我戴的帽子很高。”罗惠敏略显拘谨。但在车间里,谈论起技术有关话题时,他却能滔滔不绝。

而中南车轮这样介绍这位“带头人”:正是他带着他的团队,突破技术封锁,解决砂芯在模具中的固定、砂芯“粘砂”、轮辋的“补缩”、低压摩轮的模具结构保证顺利出模等技术难题、难点,成功使用低压铸造工艺生产出质量稳定的高端摩轮。待中南车轮铝合金零部件研究院成立,他上任院长一职,带着30多人的工艺、技术团队,也从未有怠慢。

对此,罗惠敏说自己这样理解质量:第一,从研究所开始,便预测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第二,在生产过程中,检测非常重要。每生产2000个轮毂便要抽检一次。

三年过去,该研究院在原有研发队伍的基础上不断广纳贤才,组建起来了一支年轻高素质研发团队。采用更多先进的软件和科学管理手段,致力于铝车轮的前沿性研发,使中南车轮在产品设计、模具设计、铸造工艺等方面成绩斐然。

3个月前,福特公司专门向其颁发了“卓越品质奖”,以褒奖中南车轮与其合作的项目在过去24个月里从未发生过任何出错记录,中南车轮是唯一一家获颁此奖项的车轮零部件制造商。带领着这样一支团队,叩开了美国哈雷、美国北极星、英国凯旋、日本雅马哈、德国奔驰、一汽大众等知名品牌合作大门。

而铸造车间里的罗惠敏依然与普通一线技术员看上去并无二致,一身洗得发白的工作服隐约才能辨认出原来的灰蓝色。年岁日长,他说自己对技术更痴迷,“做了这么多年,对技术问题钻研得越深,就越觉得不够。”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