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运动 / 惠州仲恺13岁少年邓壕辉获得中国青年斯诺克系列赛总决赛少年组冠军
返回

惠州仲恺13岁少年邓壕辉获得中国青年斯诺克系列赛总决赛少年组冠军

浏览次数:2435 分类:体育运动

这个春节,邓壕辉过得轻松又紧张。轻松,是对他而言;紧张,是对家人来说。

这位13岁的少年,在去年最后一周,连挑7位对手,获得2015年中国青年斯诺克系列赛总决赛少年组冠军。于是,猴年春节,教练给他放了半个月的假,他从东莞回到惠州,陪父母姐姐一起过年。大年初五,他告别家人,继续踏上新一年的征程。

4

 

 

2016年,这位内向又坚忍的少年为自己定下目标——— 向斯诺克青年赛前四发起挑战。

成长路上

儿子的潜质父亲看在眼里

他还没有1.45米的球杆高,却能像模像样挥杆入洞,更敢站在小板凳上和叔叔们比试。

邓永祥留着和儿子一样的短头发,父子俩长得仿佛一个模子印出来,有区别的是身材与脸上的皱纹。

“小辉”是邓永祥的第三个孩子,前面两个是姐姐,这是全家对邓壕辉的昵称。在这位不惑之年男子的眼中,小儿子是自己追逐台球梦想的真实载体。

邓永祥在仲恺陈江开设台球俱乐部已经有5年了,可以算得上是当地有名的“台球盟主”。当然,在台球并非普及的国内,维持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台球场并不容易,“赚钱谈不上,若不是喜欢,肯定开不下去。”邓永祥坦言,自己就是斯诺克“发烧友”,这源于年轻时在佛山打拼20年,台球是当时多数打工仔能玩得起的平民体育项目,邓永祥那时玩得很痴迷。

2011年,邓永祥从佛山来到惠州,在陈江白泥路开办“君豪桌球俱乐部”。第二年,小儿子邓壕辉刚10岁,也从老家龙川来到陈江,就读英华学校。

小辉并非生来就喜欢挥杆子,“我是怕他玩游戏机上瘾,才让他接触台球的”。放学后,小辉常常玩游戏机入迷,邓永祥想到的法子是让儿子玩球,“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玩游戏机就好”。

也许,邓壕辉确实是适合打台球的,他很快入了迷。那时,他还没有1.45米的球杆高,却能像模像样挥杆入洞,更敢站在小板凳上和叔叔们比试。对于儿子的一点点进步,邓永祥观察得很仔细,几个月来球友对小辉的赞誉、儿子展现的潜质,让他心里冒出了希望的火花——— “小辉也许能去练台球”。

去东莞加入台球俱乐部成人生转折

“小辉有这个兴趣和天赋,那就早点让他进行专业的练习,也早点进行职业和人生规划。”

邓永祥看着儿子球技日益精湛,打球热情越来越高,寻思着这个小池子不能提供更多的营养与空间,不如让他学得正规些。2013年暑假,邓永祥第一次对儿子提出,是否愿意去东莞加入正规的台球俱乐部,拜师学艺。

哪知,儿子一口回绝了,他想读书。邓永祥叹了口气,不知是失望还是喜悦,“也是,那时他才读完小学五年级,不想中断学业。”

邓壕辉继续上学,放学后就到父亲球馆玩球,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遇到高手从被让30分到打平手,渐渐有了小名气。这样的日子,直到他小学毕业。

2014年暑假,邓永祥继续“游说”儿子,这样的谈话不止一场,邓永祥拿出丁俊晖打球的例子、举出拜师学艺的好处,“懂事的小辉同意了”。

对于一年前的决定,邓永祥现在仍觉得是正确的。“小辉有这个兴趣和天赋,那就早点让他进行专业的练习,也早点进行职业和人生规划。”

这个决定,是邓壕辉的人生转折点。

月花8000元培训

2014年东莞有大小台球俱乐部400多家,丁俊晖、梁文博都曾在这里练球,东莞可称作中国斯诺克的“温床”。

2014年7月16日,邓壕辉告别母亲和姐姐,随父亲到东莞,开始正式拜师学艺。他的教练,是曾经有名的台球职业选手李建兵。

为什么是东莞?李建兵又是谁?

曾被称为世界工厂的珠三角,台球在那个年代确实是一项平民休闲活动,这也让东莞、佛山这些劳动力密集的城市大街小巷遍布台球馆,这可谓之民间基础。据当地媒体报道,2014年东莞有大小台球俱乐部400多家,丁俊晖、梁文博都曾在这里练球,东莞可称作中国斯诺克的“温床”。

邓壕辉拜艺的老师李建兵,湖北人,今年39岁。他14岁开始练台球,夺过1995年全国精英邀请赛冠军,曾创下中国第一个在电视转播中单杆过百的成绩。1996年,他来到东莞加入东英桌球俱乐部,并逐渐从职业选手转型为教练。后来,他注册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台球俱乐部,招收全国台球青少年爱好者。他带出的弟子,近几年在斯诺克少年赛中均有斩获,为这位儒雅的“光头李教练”和他的俱乐部积攒了良好的口碑。

因为台球牵线,邓永祥很早就与李建兵接触,对这位教练为人与培训都很认可,自然愿意将儿子送至其羽翼下。对这位父亲而言,虽然做不到 “丁俊晖父子模式”,但他愿意每个月花8000元作为儿子的培训费用,希望儿子朝着丁俊晖的路子前进。

同样动作一天重复几百次

同样的动作一天重复几百次,很多人会熬不下去,但邓壕辉却觉得“蛮有趣”。

有一定的基础,到东莞拜师学艺,邓壕辉自然不会怯场。只是,他必须适应密集的训练与集体的生活。在教练李建兵带过的弟子中,邓壕辉不算天分最好的,也不算最有潜质的,“他勤奋,有毅力,能坚持,善忍耐。”李建兵这样评价,“对台球选手来说,这些素质很重要,就连丁俊晖都是苦练过来的。”

专业台球的训练很枯燥。早上8时开始练球,架杆要练半个小时,中袋练习1个小时,再练远台。同样的动作一天重复几百次,很多人会熬不下去,但邓壕辉却觉得“蛮有趣”,他从不在教练面前叫苦,每天认真练习。

比赛征程

2014年首次参赛没有名次

在他前面的高手太多,其中包括他的师兄师姐。

初生牛犊不怕虎。到东莞训练不到20天,邓壕辉就提杆上阵,参加比赛。

2014年8月5日到9日,2014年中国斯诺克青少年系列赛海宁公开赛在浙江海宁举行,李建兵带着几位弟子报名参加少年组个人赛,邓壕辉就是一个。那时,李建兵认为这位带得最短的弟子虽然缺乏大赛经验,但训练表现不错,已经可以上赛场锻炼了。

那是邓壕辉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也是邓壕辉第一次踏出广东。那一场比赛,邓壕辉连比4场,小组赛最后一场输了,没有拿到名次。

回去,继续训练。有了第一次大赛经历,接下来参加的小型比赛,邓壕辉不再怯场,成绩,教练说是越来越好,但是他始终与冠军失之交臂,因为在他前面的高手太多,其中包括他的师兄师姐。

专业训练不到一年拿季军

获得少年组冠军后,他必须参加青年组的比赛,面对更加强悍的对手。

2015年,邓壕辉经历了四站比赛,北京、南京、海宁、东莞。第一次拿季军,是在2015年5月,地点仍是浙江海宁。2015年中国斯诺克青少年系列赛海宁公开赛上,邓壕辉首次拿到少年组个人赛季军。这时,距他接受专业训练还不到一年。12月底,他再接再厉,在东莞举行的年度总决赛中夺得年度冠军。

这个冠军的分量,可以说是最重的。拿到这个冠军,对邓壕辉来说,也是一个转折,按照中青赛的规则,获得少年组冠军后,选手就不能再参加少年组的比赛了,这也意味着邓壕辉必须参加青年组的比赛。他,必须面对更加强悍的对手,技术与能力也必须更上一个台阶。

邓壕辉的另一位教练余敏说,2016年邓壕辉只要打进斯诺克青年赛前四,就是最大的突破。可邓壕辉必须打破年龄给自己的局限,只有突破这一点,“他的成绩才能得到肯定,才有更多的机会”。

对于新一年的目标与压力,这位成熟的少年回答:“不怕。迟早有一天,我会遇见他们,会打赢他们。”这里的他们,是中国目前最好的斯诺克职业选手丁俊晖、梁文博。

即便要追随丁俊晖、梁文博的脚步,邓壕辉的偶像却是“火箭”奥沙利文。“希望能去英国打球!”邓壕辉未来的目标是,能去英国训练和比赛,能成为中国的奥沙利文。

教练的期待

用5到8年开启自己的时代

与父亲的担忧相比,教练李建兵对这名弟子充满信心。“目前来说,他是中国这个年纪的球手里最好的苗子之一,排在前三没问题。”教练眼里的邓壕辉不仅仅是能走出国打球,还将是一名可塑性强的球星。

对于这名弟子,李建兵非常喜欢。前年8月拜师,学习1年4个月,就拿了全国少年组年度冠军,是取得这个成绩练球时间最短的球员。“这孩子性格内敛、沉稳、勤奋,没有不良习惯,很适合这项竞技加思考的运动。”

作为一名曾踏出国门打球的国手,李建兵认为,斯诺克是一项西方的绅士运动,也追求一种局面的完美,球员的个性和品性很重要。除技艺以外,对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如果要成为球星,言行举止、丰富的情感表现力、审美能力、个人吸引力都缺一不可,这些都需要培养。

“你只能成为你自己,因为你不可能成为别人。”这句李建兵常常对邓壕辉说的话,是勉励他超越丁俊晖和梁文博,希望在5到8年后,他也能开启自己的时代。

很多时候,李建兵对邓壕辉的培养多了一种使命感。“现在他们有更好的条件,希望他们能实现我们当年的理想。”李建兵说,看到壕辉这帮弟子,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执念和坚持就油然而生。

父亲的忧虑

一年花费10万负担不小

相对儿子的乐观坚定,父亲邓永祥却感到忧虑。

“2015年花了10万。”邓永祥坦言,去年小辉的训练、比赛和生活费用加起来高达10万元,“比赛报名、服装、交通、餐饮费用都要自己出,对于工薪家庭来说,确实难以承受。”

邓壕辉父亲遇到的困难,对国内许多台球选手来说,是一个普遍问题。由于不是奥运项目,单飞是台球选手惟一的道路。斯诺克选手单飞案例中,丁俊晖无疑是最成功的一个,所谓的“丁俊晖模式”,至今仍被众多青少年选手仿效。在国内全靠家长重金栽培,成名后到英国深造,再期待打出好排名,然后功成名就。这种模式的成本与赌博性风险,将全部由选手个人和家庭承担,最终能成名的寥寥无几。而另一位在惠州打过球的名人梁文博,幸好被惠州侨兴集团慧眼识珠,出资支持他打比赛甚至出国训练。

与网球丰厚的奖金不同,斯诺克运动员的收入并不乐观,更多人只能通过兼职补贴如邓壕辉教练李建兵,或成为业余爱好者如另一位教练余敏。

而邓壕辉的父亲邓永祥,似乎愿意孤注一掷培养儿子成为下一个丁俊晖。他的勇气让熟悉他的球友佩服。他们建议成立一个爱心联盟,个人或企业每月捐出数十甚至不等金额到这个爱心联盟基金,由仲恺朋友圈中德高望重的几个人共同监管,支持邓壕辉每月的开支。“我们不希望一个天才少年就这样被扼杀!”一位常到邓永祥球馆打球的球友说。

对话邓壕辉

“如果重新选择,还是愿意走这条路”

与这位13岁内向早熟的少年聊天,如果不是谈到台球,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他真不善言辞。教练说,面对陌生人邓壕辉不爱说话,平时却能和伙伴们打闹,虽然不是很活泼,却也很懂事。对,他的确很懂事,话不多,却有问必答。

平时爱玩手机游戏

东江时报:平时除了打球,还有什么爱好吗?

邓壕辉:(摇头)没有。

东江时报:休息的时候没有玩别的?

邓壕辉:玩手机游戏。

东江时报:和其他小伙伴相处得好吗?

邓壕辉:嗯。

东江时报:他们会说你很闷吗?

邓壕辉:(摇头)不会。

东江时报:拿了冠军,你是那里最好的吧?

邓壕辉:(摇头)不是。我前面还有两个师兄,成绩比我好。我还不是最优秀的。

东江时报:比赛最怕什么?

邓壕辉:注意力不集中,会影响对球的判断。

东江时报:你现在可以做到站在场边就能判断球好坏吧?

邓壕辉:可以。

东江时报:怎么判断?

邓壕辉:从他的发力、架位,可以判断他能不能打出好球。

“总有一天会遇见丁俊晖梁文博”

东江时报:见过丁俊晖和梁文博吗?

邓壕辉:没有。

东江时报:想见他们吗?

邓壕辉:有一天,我会见到他们。

东江时报:敢跟他们过招吗?

邓壕辉:过招?比赛吗?有一天,我会赢他们的。

东江时报:所以,你的偶像不是他们?

邓壕辉:不是,我喜欢奥沙利文。

东江时报:喜欢他什么?

邓壕辉:他很稳定,进攻很快,曾经创造5分20秒完成满分杆纪录。

如果还有选择仍会打球

东江时报:喜欢读书吗?

邓壕辉:(摇头)我成绩不好。

东江时报:如果还有一次机会给你,你愿意上初中继续读书还是愿意去练球?

邓壕辉:我愿意打球。

东江时报:为什么?

邓壕辉:读书考上大学,毕业出来,你还要找一份工作。我现在练球,早点提高成绩,参加比赛,拿到好排位,就可以早点成名。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